铭记南京大屠杀:下一代南京人选择的方式

2019-08-29来源:清新国新


当血雨腥风成为八十余年前的往事,当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下一代南京人会选择用怎样的方式和心情,铭记那段不能忘怀的历史?

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82年,但这场人类的浩劫仍被历史铭记着,也被南京铭记着。

葛凤瑾,大屠杀幸存者之子:“我代表我的父亲原谅他”

葛凤瑾的父亲葛道荣,是第37位登记成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老人。葛道荣今年已经92岁,葛凤瑾62岁。

葛凤瑾曾是南京市国防工业民用品工业总公司的职员,两年前退休后,他加入了父亲的南京大屠杀历史宣讲中,决定作为“幸存者二代”传承这段历史。近三年来,他与全国各机关、各类院校座谈近百场,讲座对象包括幼儿园和街道党委。2017年12月13日,他和父亲受邀参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受到习近平主席的接待。

面对父辈经历过的历史,葛凤瑾表现出的却并非常人所想的义愤填膺。

2018年11月,他赴日本广岛参加第17届历史认识与东亚和平论坛,席间一位日本老兵的儿子专门找到他说:“我父亲曾经是日本老兵,参加了侵华战争,但直到临死都没提过这件事。我为我的父亲忏悔,向您道歉,不知道您的父辈能否原谅我们?”

葛凤瑾说,“我们的任务就是传承历史的记忆、把历史的真相向全世界传播,现在任务已经达到了,我代表父亲接受您的道歉。”

在出席各类活动时,葛凤瑾经常在胸前佩戴一枚紫荆花的胸针。“这不仅仅是南京市的市花——紫荆花,还代表着和平。它曾经被一个日本人移栽到日本去,在那里也开得很漂亮。我们想传达的精神就和这花一样:我们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段历史,而铭记历史也是为了珍爱和平。”葛凤瑾说道。

宁伟恒,遇难同胞纪念馆科长:“这里不是宣传仇恨的地方”

作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讲解接待科科长,宁伟恒见证了场馆的整个布展流程。据他介绍,展览的目的并非是把最悲恸的文字照片昭告世人,并非是保护保留地宣泄民族情绪,而是要用适合所有国籍和年龄的观众的语言,平和客观地呈现历史。“我们不希望在留言簿上看到很多言辞激烈的语言,更不想让这里成为一个宣传仇恨的地方。”

为此,展览在展品选择和布置上颇为考究,因为大屠杀残酷的回忆,10岁以下的孩子是不适宜观看的。太过残忍的展品被留在了档案馆中,尸骸遗址周围也砌起了半米多高的围墙,监护人可以让孩子进行选择性参观。

自2004年免费开放以来,纪念馆每年参观量已超过800万人。除了展馆日常的运营,纪念馆还带着文物们漂洋过海,在法国、以色列、加拿大等国巡展。而走出国门的宣传,同样并不以宣扬仇恨为目标,更多是为了传达历史、警示世人。

宁伟恒表示,世界上的很多人还不了解南京大屠杀,而这段悲伤的记忆,值得像珍珠港战役、奥斯维辛集中营、莫斯科保卫战等许许多多历史上惨痛的战争一样,被更多人铭记和反思。

“二战的历史不仅是南京的历史、不仅是中国和日本的历史,也是英国、美国、法国、苏联等很多国家的历史。我们宣传这段历史不仅仅是为了中国,也是为了人类这一命运共同体:为了人类不再重演悲剧,为了母亲不再担惊受怕,为了孩子们能快乐成长。”

陈秀,“战旗军旅文工团”成员:“铭记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复兴”

陈秀是南京一位退休的母亲,虽然年逾五十,在民间艺术团体“战旗军旅文工团”的演艺事业却让她颇具女兵般的飒爽英姿。

今年清明,这个文艺爱好者自发形成的团体编排了舞台情景剧《屠城血泪》,再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并在江苏省委党校展演。参加演出的演员平均年龄62岁,成员们共同排练了超过一个月。

陈秀介绍说,演出由三部分组成,除了再现侵华日军在南京暴虐罪行的《屠城血证》,第二部分《光照千秋》讲述救亡图存运动中的革命先烈事迹,第三部分《奋进新时代》则赞颂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取得的成就。

“有些血和泪,是永远洗不掉的,但我们也要向前看。我们要铭记这段历史,它不仅仅是我们民族的悲剧,也有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我们举办这些纪念活动,也不是为了宣扬复仇,而是为了让我们复兴的决心更加坚定。”陈秀说道。

如今,除了继续参与文艺活动,陈秀还报名加入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社会志愿者队伍,成为一名讲解员。她正引导参观者们望向纪念馆墙壁上的八个大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而这正是下一代南京人选择铭记历史的方式。

杨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