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需要以“正义”为名的犯罪

2019-06-26来源:

        510日,上饶市第五小学发生持刀伤人案件,一位家长因孩子与受害学生发生纠纷,在教室内将男孩连捅13刀并抛尸楼道。随后媒体报道受害男孩曾经多次欺负该家长的孩子,而该家长在向男孩家长和老师反映之后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令我感到震惊的是,在这样的悲剧面前,许多网友都在为这位父亲的行为叫好,甚至给他贴上了反校园霸凌正义斗士的标签。

自案件发生以来,最具有公信力的警方调查和学校证据被不断的质疑,而微信上片面的聊天截图和媒体对同学、家长的采访却在网络上飞速传播,一件嫌疑人供认不讳的杀人案,网友的想象力却蔓延到了校园霸凌。在真相还未水落石出之时,网友就认定校园霸凌是悲剧的源头,将自己代入到被霸凌的弱者角色中去,对臆想的实施霸凌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这让我想到去年如出一辙的瑞安小学生被杀案中,网上也曾经疯传被害学生把该家长的孩子眼睛弄瞎,引发了一片对被害者的口诛笔伐,事实却是女孩仅仅是眼部疼痛而已。不知从何时开始,受害者有罪论成为了网络上的主流观点。在法庭上方存在着存疑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在现实中真正弱势的被害人和他的家庭却因为站不住脚的证据遭受着键盘侠的二次伤害。

在网友的一片叫好声中,杀人的家长仿佛做了惩恶扬善的英雄壮举,但这无法改变他是杀人嫌疑犯的事实。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为杀人凶手叫好,因为在英雄与罪犯只有一步之遥,正义靠私力救济的社会氛围之下,或许屠刀下一秒就会落到我们自己头上。即使校园霸凌真的存在,同态复仇、以暴制暴也绝不是这个社会应该倡导的方向,所谓的以正义为名,也绝不是以失去一个幼小生命,一个班孩子的心理阴影和女孩永远背负的沉重标签为代价的,从这位父亲决定用杀人解决问题的时候开始,正义的天平就不再向他倾斜。能够裁判正义与秩序的只能是法律,不是凌驾于秩序之上的犯罪,更不是在上帝视角盲目站队的旁观者。

在这个谣言比真相飞得更快的信息时代,我们的情绪太容易被各种导向性的新闻报道所左右,而所谓的共情对象,或许只是意图操纵情绪的故事而已。群体的愤怒往往会掩盖真相,在你眼中吃瓜一样的谣言与辟谣,确是两个破碎的家庭无力招架的刀剑。在一件事件被曝光之后,与其先入为主的把矛头指向一方,不如静下来等一等、想一想,毕竟我们知道的,其实只是一位家长在学校杀死了孩子的同学而已。


谢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