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健康证背后的制度问题

2019-06-26来源:


只要几十元到百元不等,就会有专人帮你伪造健康证,而你只需要拍照上传给外卖平台,静静等待审核通过,就可以成为正式骑手,开启快递小哥的忙碌生活。

如今,针对外卖骑手的审核过程正是这么简单快捷到无法想象。有骑手反映,一些外卖站点工作人员直接暗示花钱就能“办”假健康证,甚至接单页面充斥伪造健康证的广告信息。此类事情在外卖行业几乎成了潜规则,如果没有新闻报道,这道链条或许就将一直隐匿于黑暗之中。

仔细想来,不由得让人出一身冷汗:骑手是除商家和消费者之外与食物接触最近的人,万一骑手携带病菌,污染食物该怎么办?健康证本该成为保护外卖安全的一道有力防线,这样一条伪造健康证的产业链,无疑将把外卖行业的食品安全撕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

为这条捷径打开门闸的,则是外卖平台松散而低效的审核制度。制度背后折射出的,则是企业社会责任感低下和政企信息化平台缺失这两大问题。美团众包平台只需填写健康证发证日期及上传健康证正面照片,没有其他的身份验证。伪造的假证号码在网上查询系统是查询不到的,身份证信息也和健康证信息挂钩,作为检验真假的有力凭证,外卖平台却置之不用。外卖平台纷纷表示,目前的健康证审核以人工审核为主,成本较高。但是这些关于消费者切实利益的环节省不了也不能省。以成本高作为置社会责任于不顾的借口,这种理由未免太单薄了些。另一方面,在信息化建设风靡的今日,健康证这一实行已久的制度却迟迟未能和餐饮、外卖行业打破信息孤岛,建立信息网络。由此可见,企业低效审核的背后同样昭示着信息建设的缺失与滞后。

审核实施上有问题,对外卖平台审核工作的监管同样存在漏洞。如此松散低效的审核却无人管理,外卖平台负责审核,却没有第三方监督外卖平台的审核是否落地。

实际上,文本依据也没有为其提供详实的规定作为根基。健康证是否该成为行业标配尚没有统一定论。近年虽然湖北、内蒙古、河南等地相继出台了针对网络餐饮服务的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要求送餐人员在上岗时依法取得健康证明。但原食药监总局于颁布的《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中,仍仅要求对送餐人员进行食品安全培训和管理。从诞生到兴盛,外卖行业正以飞快的步伐走入餐饮行业发展的关键地带。在关乎食品安全的款项上,应当与实体餐饮标齐“水平线”,才能持久、健康、稳定地发展。

针对如今外卖行业伪造健康证的乱象,政府作为管理者,应该明确健康证、培训考核等一系列关乎网络餐饮服务的新规,画出标杆。规定可以暂时晚于新生事物的出现,但不能被落下太远。疾控部门和外卖平台也应通力合作,打造信息化政企互通平台,与健康证号码、身份证联网审查,既能够压缩人工审核成本,又可保证严格审核的落地实施。

健康证本应成为保证食品安全的强心剂,审核制度上的缺失不应为伪造假证的市场打开漏洞。希望我们的外卖骑手审核制度在信息化、规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让外卖平台真正成为老百姓吃得安心、用得放心的优质平台。


潘懿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