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政治正确”正名

2019-11-09来源:清新时报


据俄媒报道,加拿大航空决定停止在航班上使用“女士们先生们”的称呼,而采用“所有人”这一叫法,以体现对“不认同男性、女性这些性别的人”的尊重。很多长久以来便对西方所谓“白左”颇有微词的中国网民又开始以此为理由,抨击所谓“政治正确”的泛滥。

一个常见的批评是“滑坡论证”,即:你考虑到了那些认为自己既不是男性又不是女性的人的感受,那要是有人觉得自己是条狗、是个细菌,你还要考虑他的感受么?使用“所有人”的称呼是不是对那些不认同自己是人的个体的歧视呢?对此,我的回应是,“政治正确”的推行,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许多初看难以理解的东西,很可能随着社会的进步而慢慢被人们接纳。如果我们把这里对第三性别的尊重类比为美国选举的种族平等,那么对其他更广泛的个人认同的接纳或许可以类比成美国选举的性别平等。在历史上,在种族平等已经写入宪法修正案的时候,女性是否具有选举权仍然是一个极有争议的话题。而如今,我们已经不再觉得“女士们先生们”这一称呼是为了迎合男女平等的“政治正确”的选择。可以想像,当下我们看起来尚显荒谬的自我认同,随着“政治正确”道路的不断延伸,会逐渐成为一件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事,获得越来越多的接纳。

不过网友的反应也可以理解 。“政治正确”作为一个被污名化已久的词,在我们眼中甚至带上了原罪。如果我们说一件事情是“政治正确”的,那么往往我们实际上是在说这件事情是错误的。这实在是一件荒唐的事情。什么是“政治正确”?我们不妨拿其他的“正确”做个类比。例如,一件事情符合法律,我们就说它是“法律正确”的;一件事情符合道德,我们就说它是“道德正确”的。类似地,如果一件事情符合当今的政治思潮,我们就说它是“政治正确”的。这些正确当然不是排他的最高准则,例如一件“道德正确”的事情,我们可能因为违反法律而不去提倡它,但是我们恐怕从来不会说,单单因为这件事是道德正确的,所以我们就不应该提倡它。同样的,一件“政治正确”的事情也可能和法律、和道德、和社会现实有各种各样的冲突,这需要我们三思而后行,但是最最起码,“政治正确”应当是一个加分项,而不是一个减分项。

中国网民何以对“政治正确”有这么大的怨气?我们或许可以从对瑞典环保少女格雷塔的评价中找到原因。网上最火的一张图,左边是沙漠变绿洲的库布齐,右边是咆哮的格雷塔,上方是一个问句:谁对环保的贡献更大?很明显,中国人更重视实干,讲究“少说多做”,而格雷塔代表的所谓“政治正确”,则往往是“只说不做”的典型。正是这样“只说不做”的、被歪曲的“政治正确”的泛滥,才导致了政治正确的污名化。需要指出的是,事业的推进和观念的培养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环境污染的严峻形势早已是每个人耳熟能详的话题,因此我们反对格雷塔的空谈,而更推崇埋头苦干;但是歧视的消除、对多元的尊重,则远未成为人们的寻常观念。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称呼的改变就绝不仅仅是“说”,它反而在更大的意义上是“做”,是对环境的营造,是对观念潜移默化的熏陶。

我们反对形式主义、反对空谈、反对矫枉过正,但是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反对政治正确的理由,因为它们只是政治正确的误用,而不是政治正确的本质。我们可以宣称一个政治正确的观点是错误的,但至少我们不应该宣称因为它是政治正确的,所以是错误的。

(封面图片来源于环球网)


尹昊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