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风月同天”和“武汉加油”不共戴天

2020-04-30来源:清新时报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句隽永含蓄的诗句,和一批从日本捐往武汉的抗疫物资一同出现在了中文互联网上,让关心疫情的人们纷纷点赞。然而,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的一名评论员却于昨日发表了一篇署名评论,将“风月同天”和“武汉加油”对立起来,更引用了德国思想家阿多诺的“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点评这是一句没有经受磨难的洗礼,不能让中国老百姓“秒懂”的诗句,并表示相比之下更想听到“武汉加油”的声音。

文章顿时在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如今已经在《长江日报》的各种平台上不见了踪影。毫无疑问,这是一次事故,这篇评论大失一名评论员应有的水准。我想,我们所有新闻工作者和新闻学子,都应该从这场事故中吸取教训。

这篇文章,首先暴露出了一些人“不识好歹”的思维方式。疫情当前,我们不仅应该想办法获取一切可利用的物资,更应该对每一位伸出援手的友人怀有感激之情。在诗句的背后,就是一批武汉急需的物资。此时此刻,我们再怎么感谢这些朋友都不为过。结果友人们沉甸甸的心意居然因为一句没有“经历洗礼”的祝福被评论员抓住“把柄”挑三拣四,怎能不让人心寒?这种一边受了别人的好意,一边又对一句善意的祝福肆意发挥的行为,很伤人。

的确,包括这句诗在内的一批附在外国捐赠抗疫物资上的诗句,在获得赞誉的同时也被一部分人做了过多的演绎。网络上流传的如《为什么别人会写“风月同天”,而你只会喊“武汉加油”》一类的文章,更将一桩美事引向了批评我们国内文化传承不力的负面情绪上来。这篇文章之所以诞生,想必是为了批驳这种错误的想法。但是,延续“风月同天”和“武汉加油”的对立,以“拉踩”别人的思路来力挺“武汉加油”的口号,并没有站到比这些负面情绪更高明的地方,反倒是掉进了在两者间争出高下的伪问题中去,不仅显得小气,而且也没有把问题落到实处、痛处。费孝通先生曾有名言:“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是的,“风月同天”也好,“武汉加油”也好,只要传递出了广大人民群众对抗击疫情成功的期待,那都是美的一种,又有什么高下之别呢?

2016年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指出,好的新闻报道要靠好的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得来,这正要求新闻工作者要有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良好能力。《长江日报》这篇评论找错了问题,给错了答案,暴露出的正是评论员在这方面的能力短板。相比之下,央视新闻给出的“文字之美,美在真诚,美在走心”的回应,也就显得更加大气,更能温润世道人心。

进一步而言,如今全国抗击疫情的战争正在焦灼之中,武汉又是抗疫战争中前线的前线。作为一名身处前线的党报评论员,既然关注疫情,就要始终关注人民群众最关心、最在意的事情。在抗疫前线上,动人的故事和严肃的问题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又有哪一件不比在“武汉加油”和“风月同天”之间争出个高下这个伪问题来得重要呢?归根结底,咬文嚼字的背后恐怕是暴露出的是践行党报理论的不到位,表现出的是人民立场和群众路线的虚无,散发出的是脱离群众的文人酸腐气。

疫情是一次大考。面对疫情,新闻工作者最需要做的便是坚持充当人民群众的耳目喉舌,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充分发挥媒体在监督和团结上的功能,而不是将宝贵的舆论注意力浪费在无意义的争执上。我们这些新闻工作者和新闻学子,应该吸取教训,争取用自己的笔让所有人在疫情面前都能做到“风月同天”,而不是刻意制造对立,让善良的人心寒,更让“风月同天”和“武汉加油”变得“不共戴天”。

​作者 | 甘泽霖 责编 | 尹昊萱 排版 | 王大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