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沉默的“N号房”

2020-04-30来源:清新时报


近日,韩国媒体曝光了“N号房”事件。“N号房”的运营者们先引诱女性拍摄裸照,接着将裸照作为把柄,威胁其拍摄性剥削视频,甚至接受线下的强奸和凌辱,之后将视频上传到Telegram聊天室里供网民付费观看。目前,“N号房”的受害者数量超过一万人,其中包括大量未成年女性,注册账号观看这些视频的网民数量更高达26万人。

这样对女性进行有组织大规模性迫害的惨象使人目不忍视,更寒心的是,面对韩国民众公布观看者名单并予以惩罚的联名请愿,许多在“N号房”观看过视频的网民居然还发帖辩白,表示观看色情视频是正常的生理需求,更因支付了费用而可以免责,责任应当由拍摄视频“引发”观看的女性承担,他们这些观众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如此颠倒黑白的言论,深刻暴露出这场让26万人集体沉默的性迫害狂欢不仅仅是赵博士等运营者之恶的结果,更是整个社会对女性物化、歧视行为的集中映射

“N号房”再次撕开韩国女性生存困境的阴暗面,随着话题的扩散,中文互联网上开始大量出现的售卖“N号房视频”的黄色网站,同样应该引发社会思考——对女性的性别暴力并没有离我们远去,世界上不只存在一个“N号房”

人口学上长期畸高的出生性别比,社会上屡见不鲜的家暴、性侵、买卖“越南新娘”等行为,互联网上“91偷拍”、“女拳师”、“荡妇羞辱”等现象,无一不在提示着生活在中国的女性在“性与性别”上同样可能经受的种种不公。思想和行动上,我们与恶的距离仍在咫尺之间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曾写道: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性别暴力不仅是女性的困境,更是威胁社会的“文化病毒”,没有人能明哲保身,更不能指望受害者依靠晚上不出门、多穿几件衣服而自我“免疫”。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想要治愈这种病毒,还面临着社会文化结构的重重阻力。

施暴者通过匿名化的群体集聚获取力量,一步步越过道德底线,进而将性暴力从幻想付诸行动,他们对暴行的认同和对罪恶感的消解,使我们无法指望他们幡然醒悟。

“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受害者有罪论和执法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二次伤害,又无法为受害者们提供坚强的心理支持,令她们往往没有勇气站出来寻求帮助、指认犯罪。日本历史上首位公开具名指控职场性侵害的女性伊藤诗织,就曾经被称呼为“那个被强奸的女孩”,被辱骂为“婊子”和“妓女”,甚至被女性同胞质疑。归根结底,既不尊重女性意愿,却又不敢正视“性”的扭曲文化,是真正困住女性的“N号房”

在施暴者和受害者都缄默不言的时候,唯一能够改变这种扭曲的社会现象的,就是余下的大多数人——我们。打破社会的不平等和话语权的垄断,改变性别的对立和刻板印象,让施暴者不再逍遥法外,是所有人都该有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具体到解决性别不平等的问题上,其手段从来不是性别对抗,而是让所有正直的人并肩作战。我们应该记住,保持沉默是对罪恶采取了终会遭到反噬的绥靖政策,只有站出来,罪恶才有可能被终结。

性别暴力每天都在我们身处的社会中发生着。据全国妇联统计,在我国,有超过30%的已婚妇女经历过家暴,每年15.7万名女性中有六成因为家暴而选择自杀;性行为中的“同意原则”尚未普及,每8位遭受性侵的女性中只有1位会选择报案。

在性别暴力面前选择沉默的后果,是罪恶永远没有可能被清算,那么也许有一天,恶果就会落到我们自己所爱的人身上。

“N号房”之恶离我们并不遥远,它是一座笼罩着整个社会的,以沉默一点点为女性筑成的围城。

相比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将真诚和尊重作为恋爱和性关系的前提、停止将女性作为生育的工具、支持男女同工同酬、两性共同承担家庭责任、对网络上歧视女性和污名化女性主义者的言论说不、对身边遭受性暴力的女性提供抚慰和支持……都是能够将这个社会向更高的文明程度推进的点滴小事。

再一次面对这座第二性的“N号房”,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拿起武器。

​ 记者 | 谢譞 责编 | 甘泽霖 排版 | 华静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