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国越失败,我国越成功”的思维模式应当摒弃

2020-04-30来源:清新时报


最近,一组漫画火了。它描绘了世界遇见新冠肺炎的两个阶段:起先,中国病了,日本戴上防护镜照顾,其他国家在病房的玻璃外探望,或担忧,或嘲笑;现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病了,只有中国能够站在病房之外,为他们喊加油。

时事的反转令人唏嘘。各国抗疫措施和确诊人数的同台比较下,中国似乎是唯一令人心安的绿洲。作为一个普通人,比起采取“群体免疫”的英国、“肺炎”“流感”混淆的美国、防护用品频被周边国家“截胡”的瑞士,我确实只愿意待在历经风雨希望已现的中国。

我们感到骄傲,为国家措施之有力,为全国人民之同心。但是,不要让这骄傲掩盖了对全球疫情的担忧和悲痛,不要让“赢家”的沾沾自喜取代了对世界人民应有的关怀。我们不能抱着“他国越失败,我国越成功”的思维模式去思考问题。面对疫情,没有一个人可以独善其身,即便是身处已经相对安全的中国。

动物学家弗朗斯·德瓦尔在《共情时代》一书中写道,人之为人,在于学会了换位思考和共情。面对疾病的威胁,无论远近亲疏、国籍种族,凡为人,都是脆弱的,都需要爱和同情。他国政要确诊,是令人遗憾的;民众意识薄弱,是令人警惕的;轻症病人得不到检测确诊的机会,和我国武汉初期的情形一样令人痛心。其他国家犯下的错误,是对全世界人民敲响的警钟,是值得所有人感到悲戚的憾事,而不是我们得意的资本。淡化灾难底色的歌颂,像“方舱医院真神奇”的“哀歌喜唱”那样,缺乏基本的敬畏之心。

即便仅从防疫的角度去看,国外的严峻疫情,会大大增加我国的防控压力,我们还没到炫耀成就的时候。许多省市连续多天零新增确诊,这是严防死守取得的阶段性成功,但境外输入随时可能让前期的巨大努力功亏一篑。自3月14日开始,我国新增境外输入病例已经超过新增本土确诊病例,防控重心正向机场等境外人员入口转移。

全球化时代是一个风险时代,身处其中的每一份子都要承担来自全球的风险。当面临公共卫生危机,“一损俱损”比“一荣俱荣”来得容易得多。近来,部分不配合防疫工作、不服从防疫规定的境外输入者,其作为已对我国向好的防疫局势造成一定破坏。可见,只要其他国家还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就不可能独善其身。面对输入性病例带来的巨大风险,持续防控不松劲,是比对外国疫情进行置身事外的冷嘲热讽更要紧的事。

2月29日,上海专家团前往支援伊朗。3月7日,广东专家团前往支援伊拉克。3月8日,江苏专家团前往支援巴基斯坦。3月10日,四川专家团前往支援意大利。有公众号说:“以前是一省包一市,现在是一省救一国。”这样的评价有一定道理,但不够本质,赴外支援实质上说明:世界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世界。

因此,文章开头的那组漫画,画得不够大气。中国没有、也不可能站在隔离病毒的玻璃外面独善其身,举举旗子,喊喊加油。中国的形象,应当是一位医生,是一位伸出胳膊贡献抗体的治愈者,勇敢地重新踏进病房阵地,贡献珍贵的抗疫经验和资源。

所有人联合起来,同舟共济,是世界抗疫成功的必经之路,也是中国抗疫成功的必经之路。

作者 | 程雨祺 责编 | 尹昊萱 排版 | 王大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