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假期,我“圆梦清华”

2019-11-01来源:清新时报


“同学,要参观清华吗?”

刚从清华大学西门出来的我,不过随手用手机拍了两张西门的照片,便被一旁的中年男女招揽了去。继续往前走去,三五成群的中年妇女在一个个游客走过时不住地询问:“去清华吗?要导游吗?50元一个人。”

我不禁想,如果我是一名远道而来、恳切希望能够参观清华大学的游客,但未能及时在网上预约进校,是否还能顺利走进清华园呢?我停下来,正思考这些男女会如何带我入园,跟在我身后的一家三口已经抢先一步——

“你可以带我们进去逛清华吗?”父亲开口了。

“可以,三个人120块,跟我上车。”

一旁的母亲牵着身高一米二的孩子,转身跟着一位中年妇女向圆明园停车场走去。那位大姐在领路的同时也开启了讲解导游之旅:“你看西门清华大学这四个字,是古人1911年刻上去的,我们等下就从另一个门进到清华园……”

而我,继续在西门外张望,已全然带入了“游客”的身份设定,思索着如何在离开北京前一睹中国高等学府的风貌。


黑导游遍布校门外

2019年10月1日,国庆假日第一天,清华大学不对外开放预约,然而慕名而来的游客却不比平时少。中午十二点,在门口值守的清华保安不断提示游客,只有预约成功才能进入校园。

游客进校的官方渠道是在微信小程序“参观清华”上预约参观,该程序在2018年暑假起正式投入运营。早在几个星期前,“参观清华”上已经发布了国庆假期期间开放时段的公告:只有10 月 4 日、5 日、6 日开放校园参观。

同时,小程序上显示,国庆假期期间的预约名额已满。



(“参观清华”国庆期间预约情况)


西门是游客进入清华大学的专属通道,一道闸门隔开校园与大街,内外围着三至四名保安,当有人要进入校园时,保安会先要求对方出示证件,确认对方的身份后才开启闸门。

一位开着电动车的大姐载着年龄在25岁左右的小伙子,来到了闸门前。保安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清华职员证,拉开闸门,让她通过。

而就在不久前,我才看到那位小伙子在西门前举着相机,寻找角度留下属于自己的“清华一日游客照”。

黑导游,指的是无导游证,无带团资格、无旅行社安排的“三无”导游。他们扎根在旅游景点周围,声称只要游客花钱,便能提供比市场更低的价格或是更便捷的服务。而在清华门外,黑导游们扎根已久。从凭证件排队参观的时代,到校方开始实行网上预约制,黑导游们从未完全离开。

下午一点,在天安门广场参加群众游行的清华方阵师生凯旋,清华大学西门实行暂时交通管制,禁止无关人士进入。黑导游们纷纷转战阵地,有人“一路向北”转战西北门,还有人在向游客推销时转变了说辞——“我可以载你到东北门,你只要自然一点,装成学生就可以进去了。”

“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北京,没进到清华多可惜啊,你们家小孩一定得进去看看。”在几位大姐滔滔不绝的极力劝说下,我身旁几位家长已经拉着孩子跟着大姐走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选择坐上了林大姐的电动车,一探究竟。在向游客推销的过程中她只重复着一句话:“从东北门进去了再收钱,进不去就不收了,我再把你载回来。”

坐上了林大姐的电动车,我们俩从西门到东北门一路闲聊。据林大姐介绍,清华周边的黑导游们以入园的人数算钱,价格在人均50元左右。 “这是因为每次都是一团一团来的,大家都会砍价,抬高点我们才能赚钱。”林大姐住在照澜院内已有五年,她自称是清华职工的家属,平常靠载人入园补贴生活费。

林大姐说,自己除了假期之外的平常工作日很少出来“拉游客”,只有在周五、周末闲暇时才能抽空,载三趟基本就会收工了。当我问起为什么不直接从西门进入时,林大姐答道:“那里的保安都见惯我了。”

林大姐一个拐弯便到了清华大学东北门前,保安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证件,便转头示意她进入校园。林大姐最后把我放在了二校门前,并收取了我30元的入园费,“小姑娘,看你挺能聊的,就便宜点了。”

而我,就这样顺利地进入清华。


飞猪套餐一日游

10月2日,国庆假日第二天,清华大学的西门外,几十人在围观拍照,他们中绝大多数是没有提前预约、无法入校的游客。

这一次,我在飞猪旅行上购买了清华大学一日游旅游产品,商品图片是一群小学生在二校门前身穿博士服的合影,并附有专卖店的简介:“2010年至今,本接待中心累积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共计41万人次,学生们通过体验名校文化、预热大学生活、状元经验分享,在心中埋下了考进清华大学的种子!”

我点开付款页面,显示只需要提前一天下单,并且有两个套餐可供选择。一是标价90元的“清华大学自由行”门票,免预约,随到随进;二是价格为198元的“清华大学一日研学”,第二款套餐着重强调有“特邀优质学生带队,全程清华大学学生讲解”。

我选择了后者。商品详情显示,第二款套餐不仅包含清华大学学校食堂营养午餐一份,一路上更有在校学霸带路讲解,以及学习经验交流和励志环节。

看来我和清华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

前一晚约19点时,我接到了客服的电话:“是预约来清华的吧?明天9点在清华⼤学的西⻔等着,到了给我打电话。”

第二天一早,我按时来到西门,给客服打了一通电话,他再次确认道:“你是一位对吧?是学生对吧?”挂了电话,他让我继续等待。

一直到9点10分,另一个陌生号码打来:“你在哪里?过来门口这里,我穿着灰色的外套。”我按电话里的指示向前看,一位骑着电动车、年龄约莫20岁的小伙在西门内向外张望。看见我后,他举手示意让我等一等,把电动车停在一旁,走向保安,我拥上前去。小伙向保安表示,我是他的朋友,想带进来参加活动。此时保安让他出示证件,小伙声称自己的钱包昨天丢了,证件一并遗失,询问保安能否在校园里报遗失,以及如何办理新的证件。

“你去保卫处登记一下吧,要是捡到了会给你打电话。”保安说。在他与保安道谢后,我坐上了对方的电动车,再次成功进入了校园。

“这个旅游配套是只有带我一个人吗?”我问道。

“不是,其他人还没过来,你先在这里等一等。”电动车驶过二校门后,右拐进入照澜院的休闲区。他叮嘱我在附近的区域先就近逛一逛:“别跑太远,其他人快到了。”接着,又骑着电动车往西门过去了。




“假学霸”传授学习经

等待期间,其他小伙陆续带着购买了同一款旅游套餐的游客聚集在照澜院的休闲区。我坐在石椅上,旁边是刚从北门走过来的一家三口。“我们就是看清华不开放才在网上买的,我还买贵了,买的270元,昨天看了一下降价了。”来自四川成都的李先生说。

9点45分,刚刚带我进来的小伙载完最后两位游客,走过来清点了游客总数,一共16人。一眼望去,全是家长带着两三个孩子,只有我是独身一人。

“大家好,我是大家今天的向导。我们会先去逛一圈,接着安排学习交流分享环节,再去吃午饭,最后再回来拍照留念。”

说话者自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大三在读生,他向我们展示了自己在抖音上的视频:“我这个视频在抖⾳上有20多万赞,当时候有个网红来清华参观时拍我,新东方概念课堂也有我的视频,携程旅行app上也有我的好评。”



然而,我在导览结束后向三位美院的本科在籍生了这位向导的信息,皆回复:工业设计系查无此人。美院同学通过微信美院大群、班群等找寻这位同学,都无法证实这位向导的学生身份。

一小时的景点介绍以水木清华为中心,我们从二校门出发绕了一圈,最后回到照澜院休闲区。“这是二校门,前不久才刚刚翻新过……”向导介绍道。其余几位带游客进来的小伙留在了照澜园休闲区。从大礼堂经过水木清华后,开始有其他的游客跟上前来,向导对着后边加入进来的游客说:“人越来越多了,没关系,大家可以跟上来,我会尽量提高声量。”

途中,向导不时向旅行团里的学生讲起学习方法,团里有三位高中生,他们专注听着的同时还拿出手机做着记录,一旁的家长们甚至直接录影,不愿落下“清华学霸”半句学习箴言。游览结束后,向导询问道:“你们有什么学习上想问的吗?”

小学生、高中生们低头不说话,家长们一个接一个问道:

“怎么学好英语?”

“怎么快速地解数学题?”

“语文怎么办?”

向导不急不慢地回答道:“英文要用音标去背、死记硬背是没有用的。”

“推荐小朋友们现在开始多看书,要把⼀本书读薄,再把⼀本书读厚。”他摸了摸一旁小学生的头发总结道:“看书可能现在没有什么用,但是它会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成就你现在的谈吐举止。”

与团内家长学生们交流完毕后,向导和一旁刚刚带着游客们进来的同伴交换眼神,对方先拿出一些纪念品向家长兜售,最后又拿出一本名为《清华北大:学习篇》的书向学生及家长推销。

“这里边都是清北状元的学习方法和心得,教孩子们怎么掌握学习技巧。”

翻开书,我发现这本印刷物不仅印刷质量不佳,也没有正规书号。

两本书、清华钢笔、清华书签,一共200元一套。在向导几人的强烈推荐下,旅行团的家长们和后来加入的游客们纷纷掏钱,都给孩子买了一套。

随后,向导带着我们到观畴园的清青永和餐厅用餐,这就是网上购买旅游套餐时包括的两素一荤套餐。我和李先生一家三口一起用餐,听他们谈起,“重金”购买“清华大学深度一日游”,是想让开学上三年级的孩子感受中国高校的氛围,“以后回忆起来,也会想向那位学霸哥哥一样努力考上清华。”他们也计划在两天后以同样的方式掏钱带孩子逛北大,看看孩子更喜欢哪里的氛围。

饭后,向导带着我们回到照澜园休闲区,从另一个包里拿出博士服供游客们自由拍照,半小时后归还即可。一日游就在此止步,照完了相,向导在每一个游客离去前和小孩叮嘱:“回家了努力读书,以后再来清华。”


“黑旅行社”的崛起

不仅是飞猪,携程、马蜂窝等旅游网站上皆有店铺售卖清北校内一日游的旅游产品。而这些店铺较其他旅行社明显不同的是,他们专门售卖清北校内一日游的旅游套餐,其余的配套北京旅游项目较少或是没有。

在参观的过程中,有家长询问向导:“像你这样的学生导游多吗?”

向导回答道:“不多,但清华一直没有下达拦截游客的信息,只是说不能影响学习。我就觉得孩子们来清华,志同道合⼀起交流学习,我们也希望能够让你们有⼀点收获。所以我老是看不起保安,我觉得他们不应该拦着游客,因为清华不是一个景点。”

但在保卫处的公告中实际对此有明确声明:通过车辆、自行车和各种证件带人进校园,并以此赚钱,均属违规行为,校方一直在组织警力制止和打击。

《清新时报》曾在2015年对清华西门“黑导游”管理困局进行调查。黑导游身份背景复杂,保卫处与治安科的管理权限划分不明、以及其与校内各办事处的沟通管理工作不佳,都曾是造成黑导游一度“横行”于清华周边的原因。四年过去,黑导游仍层出不穷,更进一步将事业拓展到线上经营,创建了“黑旅行社”。例如此次我参与的一日游所依托的旅行社,便存在未经许可经营旅行社业务的问题,该店无法提供经营许可证或任何注册文件。

这一类黑旅行社通过提供一条龙的服务,从入园、讲解到学霸分享,多样化的体验让家长们觉得物超所值——只需要花几百块钱,无需预约排队就能入校参观,同时孩子也得到了“学霸”宝贵的经验分享。但实际上,几百块钱带来的是十几块钱一荤两素的食堂餐、身份不明的“清华学生”以及额外付费的纪念品与“学习秘籍”。

有消费,自然就有市场。清北深度一日旅游配套从最便宜的几十块到上千元,同样是免预约免排队参观清华、同样是两荤一素,差距在于评论区里与学霸的交流——“孩子回来好收获颇丰,对学习有了更明确的目标和动力”。这一类评论越多的旅行社,售量也往往水涨船高。

      可见,清华大学保卫处在校内外多处张贴的《清华大学校园参观管理公告》并没有引起游客们的注意力。

       该公告明确写道:清华大学为重要的教学科研单位,非旅游景点,不向任何机构和个人收取参观费用。禁止任何机构和个人违规带人进校参观。同时,按照2017年8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旅游条例》,旅行社应当在旅游行程开始前,通过旅游公共信息和咨询平台向旅游行政部门进行团队旅游信息备案。

一个不接受旅行社预约的旅游景点,一个违法经营的旅行社,一个没有导游证的假“学霸”,这便是我一日“圆梦清华”所看到的情况。

清华大学在每个周末和节假日都会列明开放时段与名额,如果及时在系统上申请入校参观,不仅不需要花费一分钱,在西门也无需排队。每逢假日,更有清华大学讲解志愿服务团为游客提供校园义务讲解活动,由名副其实的“清华学霸”分享学习经验。

尽管黑导游、黑旅行社遍布清华周围,但令人忧心的是游客并没有意识到选择这一类服务即存在违法违规的行为。相反,他们对这一套服务普遍上感到满意。“孩子喜欢就好,回家了再努力念书,将来考清华、考北大。”来自成都的李先生说。

记者:朱明珠 张儒君 责编:张艺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