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崛起:幻梦与现实的界限

2019-03-13来源:清新时报


乾隆的龙床,一直是爆款女频的温床。于正导演的爆款清宫剧《延禧攻略》,至今仍居爱奇艺热搜榜第5名。截至2018128日,全网播放量已超过182亿,暑期则拿下最高日播放量7亿、34天突破百亿的成绩。同时期同题材的《如懿传》虽热度略逊一筹,但截至同日全网播放量已破160亿。


延禧攻略剧照


女频”这一概念来自起点中文网,指以女性为受众主体的网络文学,以及由网文改编的电视剧、衍生出的粉丝同人、周边等产品。


撑起这个蓬勃产业的,是默默无闻的2亿女性作者和读者们。基于网文、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三重交互性,她们正在制造一场不散的狂欢,进行盛大的集体意淫。女频作者编织出甜美金黄的梦境,读者参与构筑心所欢喜的那一个,并在其中无意识地进行自我构建,既超脱现实,又在凡尘之中俯仰人间。


女权“自觉”


《延禧攻略》所具有的两大特色——“爽”和“大女主”,正是近几年女频写作的高频标签。


类似于男频中主人公一路升级打怪、修仙成神,女主则一般要清扫家族、手撕绿茶、智斗小三、收割男神,走向巅峰。让读者五脏六肺颠簸起伏,肾上腺素狂飙到顶,称之为“爽”,而从这一过程里成长起来,让全世界都围绕她一人为中心的,就是所谓的“大女主”。


我特别欣赏魏璎珞的直率、暴脾气。”


月子从五年级开始买路边的言情小说,后来成了晋江网的骨灰级书迷。18岁的暑假,她一集不落地刷完了《延禧攻略》,甚至军训期间难得的午休,陪伴她的都是剧中赏心悦目的莫兰迪色调。“和以前看到过的那些白莲花(温柔善良的传统美丽女性)都不一样,我真羡慕她能那么直来直去,掌握自己的人生。”月子先是笑着推了推眼镜,又叹了口气。高中毕业后,她就听从父母的安排去学烹饪,总觉得生活太波澜不惊。追女频小说、电视剧不仅是贫乏日子的兴奋剂,更能让她发现自己想要却不可及的人生。


魏璎珞秉持强硬的人生态度,金句频出,譬如“人心存良善,更应懂自保”,譬如“为人处世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是处处担忧,心怀恐惧,那还活个什么劲啊?”。在月子看来,打不死的魏璎珞比很多现代女性更具现代意识,比现代女权主义者更有女权自觉。


女主极具现代意识的台词


正如网文写手随侯珠所说,“灰姑娘的故事,大家好像已经不太买账了。”起点中文网的点击排行榜就是最好的证明: 《朱颜女将》《女人就要狠》《庶女攻略》……上,这些连标题都展现出女性强大野心的小说都有超过四千万的点击率,位列前十。相较“灰姑娘”,女性读者们更希望看到的,是狂炫酷拽的令妃,是母仪天下的甄嬛,是权谋心计的芈月,是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在女王座上看众人俯首帖耳的武媚娘。


诚然,像魏璎珞这样的人设自然有矫枉过正、“爽”到过头的一面。在紫禁城中,对随时能取她性命的贵妃、皇上、太后,她不但从不献媚讨好,反而大呼小叫,气势逼人,最爱据理力争,就差每句话开头加上一个“请问对方辩友”。但是抛却立不住脚的玛丽苏成分,爽文中大女主的艰难崛起带给读者的思考已经深入现实。可以说,当现代女性能够在一部女频作品中找到理想化的自我映射,或是一个更有生命力、更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女性人格时,这部作品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情郎”难寻


娃娃是高举“傅璎大旗”的cp铁粉之一。


暑假,她每看完一集《延禧攻略》,都会再找网上的剪辑小视频看,回味这一集里那些甜蜜的“发糖”片段。全剧最打动她的片段,是富察皇后死后,女主哭得撕心裂肺时,已娶尔晴的傅恒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已嫁皇上的女主。傅恒对女主至死不渝的深情让她唏嘘,明知两人不可能之后,仍不惜一切,守护了她一辈子。那句“下辈子,可不可以换你守着我”,更是赚足了全网观众的眼泪。


 “现实中的男生也太渣了吧。”娃娃抱怨。


高冷独行·能文能武·吊打杰克苏·傅恒,以一众宫女簇拥偷看的画面出场,自带青春偶像剧BGM,皇帝的老婆们都暗恋他,他却因女主一个不得体的近身调戏神魂颠倒,从此死心塌地了一生。观众对于他和女主在一起的执念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各大网站上有许多痛批编剧的疾呼,有把二人命运重写的“同人”创作,主创方也及时悦纳粉丝,在快乐大本营等媒体平台上为这对cp举办官方婚礼。


像傅恒这样的男性角色,完美契合了女频小说中对男主成功塑造的两大原则:好看的皮囊、专情的品质。前者在生活中可能易得,后者却着实稀缺,也因此更能让观众把情感注射到影视作品人物身上——各类小说、网剧、游戏中,受女性欢迎的男性角色经常在平台上被粉丝争相表白,口口声声“老公”、“我们家xx”;一篇篇同人文创作、一幅幅根据想象描摹的画像,用心得情真意切……可见,只要精准打击女性的意淫点,不管剧情多么不合现实,都能有强大的粉丝群。


起点中文网的女生频道


月子从初中开始读到顾漫的小说,就一直幻想着《微微一笑很倾城》里主人公肖奈的样子。小说里的肖奈集全能优等生、校草学霸、游戏公司老板等光环于一身,但俘获她芳心的,却是光环之下的“妻奴”特质。她想象如同神祗一样的肖奈,轻勾唇角,冷冷地说出一句撩人的话来:“不好意思,除了夫人的美色,我不接受其他贿赂。”


看的我当时都脸红,我们学校学计算机的怎么就没有肖奈那样的呢?”


除了对男性角色越来越高的期望值,读者对文中女主的期待也同样日渐苛刻。大家渐渐意识到真正无脑的“傻白甜”是不可能嫁给英俊又专情的男神的,因此女频中现代的职业女性精神开始成为必须——“翻译官”、“王牌医生”、“心理师”……女主个个身怀绝技,行业翘楚,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叱咤风云,如此才足以有与男主相配的气场。贝微微不仅在现实中学霸,还在网游里如鱼得水,是当仁不让的女中豪杰,这一“特长”就是吸引肖奈的本钱。


职业之外,女主还得通篇做一株向日葵——朝阳,朝爱,再如何复仇也要心怀天下,胸襟似海,积极向上,茁壮成长。就连背负血海深仇、一路为权力拼命的魏璎珞也是向上的,而最终放弃“向上”而自绝的如懿则饱受观众诟病。可见,所有现实中因退却而生的遗憾,都被读者寄希望于女主来遂愿许现实里因自保和利己而无法顾全的良善道义,都被读者交由女主去成全。



私人订制


不过,若借此认为这种对男女主一水儿的高要求、脸谱化会使个性化的阅读需求得不到满足,那可就错了。


在女频这个迅速市场化的行业里,每一领域都在被逐步细化。点开晋江网上一本画着墨镜红唇、性感美艳的长发女星的小说,便会跳出几行阅读提示:女主重生,从小配角一路逆袭成为影后,且看她是怎么披着战袍,走向名利的修罗场……小说的大致设定、走向、结局全都一目了然:“娱乐圈”、“重生”、“影后”……标签化的私人订制,使读者能够最便捷迅速地找到自己的那份快餐。


因此,看似随意粗糙的文字,经不起推敲的剧情,背后却是精准喂饱读者心中渴求的一对一投放。这便让读者如同吃垃圾食品一样,有了饱腹感也停不下来。此时的女频已经不仅仅是生活的调味剂,甚至更像一种精神鸦片,一种沉迷苏爽的瘾。这种瘾可以随时找到替代鸦片,毕竟“流行”本身,就意味着“即用即弃”。


  “流行小说是不可能‘好看’的。”作家格非谈到过,“它本来要扮演的角色就是陪伴,金庸过后,更不可能有好看的流行小说了。”


而今,它们真的成了“陪伴”。通过平台强大的交互性,女频网文、网剧愈发深广地渗透进读者的现实生活,也模糊了幻梦与现实的分界。


《甄嬛传》作者流潋紫: “关注后宫女性的真实内心和生活”。


作者流潋紫在谈到写作《甄嬛传》的初衷时说:“古往今来,后宫的女人们从来在历史上留不下名字。”她觉得应当把她们当成一个个鲜活的人看待,挖掘她们的内心世界。这种在宫斗题材中融入现实女性主义思考的作品,是作者的关注与商业市场需求相结合的范例。当然,在这一初衷之下写成的《甄嬛传》究竟有没有让读者反思到这一步,就另当别论了。


女频作品在当下最现实的意义在于,它成了两亿各怀心思的女性的集体造梦地。晋江文学城,网友交流区的女书友们被称作“小粉红”:在梦幻般粉红色的版面上,尽是对琐屑一地鸡毛的求助、倾诉,爱恨情仇纠葛。栏目“战地逆乐园”、“百合堂”、“妈咪宝贝”……从批评书中男主“不该这么对我们家女主说话”,到提问“男朋友对我撒过谎我还该相信吗”,梦的触角一步步延伸到醒来的世界,女性在寻找理想的映射并构建自我的同时,也在不断探讨解决现实问题的途径,观照八方。


这一场盛大的狂欢,就像《如懿传》里说的:“富丽堂皇,金堆玉砌,一切都如同繁花拱锦绣,无一不华美炫目。”


繁华绣锦,请君入梦。




曹旺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