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红红火火的Ins风吗?

2019-06-26来源:

周日早晨六点,小红一个鲤鱼打挺,床铺摇了三摇。


小红今天早起是为了“拔草”一家刷爆自己朋友圈的ins风蛋糕店铺——装满海洋球的迷你波波池配上火烈鸟游泳圈;棕瓶小绿植、丛林装饰画与铁艺置物架;芭蕉叶与星星串灯……


太会生活了吧!太有情调了吧!太精致人生了吧!”


自诩时代弄潮儿的小红绝对不允许自己错过这样的打卡圣地。


傍晚五点,小红带着200+的照片容光焕发地回到寝室。但Ins风照片的生产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智能补光+1档,亮度-20,对比度-100,锐化+100,饱和度+30,高光调节-100,暗部改善-10,颗粒+40,褪色+100,微微旋转角度,放大修边剪裁……


经过一番操作,原本光线角度各异、配色花样百出的图片统统变身为同一系列——低饱和度和偏冷色调散发着性冷淡的高级感,却又不乏浓郁的生活气息;冷淡和热情相交融,严谨布置与自然生长相互碰撞,去繁求简的优雅品味尽显无遗。



皇天不负有心人。截止到2359分,小红的这组照片总共收到了293个赞


今天也是一个精致的Ins风女孩了!”


零点整,小红消灭完朋友圈爆炸增长的小红点,终于满意地进入了梦乡。


Instagram刮来的风


Ins风追逐者小红是当代年轻追风者群体中的代表。自从Facebook联合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于2012912日宣布Instagram注册人数突破一亿大关以来,用户增长突飞猛进。(近五年来),大批明星、模特、博主强势攻占Instagram的主阵地。以Ins上粉丝最多的“网红”Kendall Jenner为例,她所分享的“fancy”日常在获赞无数的同时更是唤起了吃瓜群众追求“精致”生活的兴趣和动力。这种风尚渐渐超越Instagram本身,汇聚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潮流。但Ins风归根结底来自于它的“风源地”——Instagram

Instagram是一款移动端社交应用,供使用者上传照片,并基于照片建立微社区。用户在这里可以通过关注、评论、点赞等操作与其他用户互动。据去年6月的数据显示,Ins

博、社交信息多元化个性化的Facebook、以跨平台通讯功能见长的WhatsApp、轻量级博客始祖Tumblr……为何Instagram可以脱颖而出呢?


它的一个取胜秘密是它高调的滤镜风格,即所谓“Ins风”:调低色彩饱和度、对比度、色温,增加曝光度,营造出或复古冷淡或清新干净的风格。隐现复古光泽的亚光金属容器,谨慎避免鲜艳的水粉系列墙纸,表达淡然情绪的天然原木桌椅……有几何线条的规则感、主题配色的和谐感,亦有灯光符号的时尚感、物件组合的新鲜感——精致,成为Ins风的代名词。


Ins风并非是这种以后期调色为主的制图风格首创者,它的“祖先”是在半个多世纪以前赫赫有名的Lomo风。Lomo是“Let Our Life be Magic and Open”的缩写。它原指苏联20世纪50年代生产的一款对红、蓝、黄感光敏锐,色彩异常鲜艳的相机。现在的Lomo已经演变为一种态度和风格——快速捕捉,无需多想,心态开放,吸收事物和享受畅谈。光圈、快门、角度不再成为限制,哪怕拍出来的照片曝光过度、模糊不清,只要能吸人眼球,就算成功。


因此,相较于传统摄影技术对构图、光线的注重,Ins风照片更注重后期上的色调调整。借助这些滤镜,网红博主们发表的照片总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精致感、高级感和情调感。Emily Henderson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家居博主之一,在Ins上拥有70多万粉丝。她镜头下的居室有着大片的白墙和金属色的家具,大窗户搭配清新高级的色彩,在经典的美式风格中注入了南加州的阳光与海风。美国家居界把这样的风格称为“Emily Henderson Style”


社交网络大爆炸的时代,个性化的风格往往能实现最大的传播。Ins风以其简约时尚、自然纯净却又略带复古温暖的特点脱颖而出,大肆占领个人主页、淘宝店铺,在家居装潢、文具设计等多个领域,在年轻人中备受欢迎,吸粉无数。不妨尝试点开淘宝搜索界面,输入关键词“ins风”,你将看到海量的相关搜索。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Ins风餐具、Ins风装饰、Ins风家居,你的手机屏幕大概会变成如下这样——




        这种精致感的走红事实上反应的是一种“美学消费主义”心理。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写道,“摄影已变成体验某些事情、表面上参与某些事情的主要手段之一。” 摄影把经验本身变成一种参与方式——即使我们不能拥有现实,也可以拥有影像。借助Ins风的摄影风格,我们创造了一个有别于真实生活的世界。在这个用亮度和色调营造出的世界里,我们短暂地告别了现实,或是活得舒适体面,或是活得精彩潇洒,或是受到万人追捧,或是走在时尚前沿,成为了想象世界里“精致”的自己。


Ins风正用行动向受众担保“艺术本无门槛”。当摄影变身通俗文化,获得追捧便越发简单。按一次快门,换一种滤镜,发一条朋友圈,配一段文案,沾染一丝艺术气息,赚取一种优越感。金钱或许匮乏,生活通常平淡,但精神必须丰满,风格重在喜欢。在Ins风身上,看得到相交融的精致与简单、碰撞着的时尚与浪漫。



北欧风的继承与发展


Ins风”的搜索结果往往会加个前缀变成“北欧Ins风”,从清新简约的Ins风家居中也不难看出北欧风格的影子。设计师关莹在《金融博览》上发表的文章中称:“了解了北欧风格似乎就能理解Ins风了。”某种程度上,Ins风是北欧风的继承者。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寒冷而漫长的冬季、皑皑的白雪和丰富的木材资源为北欧设计风格带来了以白色为主色调、偏爱木质家具、注重舒适性和实用性等特点。


Ins风继承了北欧风的色调。浅色、纯色和冷色为主的色调通常表现为大面积的白色。家居博主Emily Henderson不仅将屋子墙面刷成白色,还将天花板、门框、窗框,甚至楼梯和扶手也都刷白。据说装修完成后,她把所有书脊是红色、橙色的书全部藏起来或者扔掉,只留了蓝色,白色,灰色和黑色的在书架上。


Ins风还保留了北欧风的家具风格。不同于美式宽大的实木家具和欧式繁复的装饰性细节,Ins风家具有着流畅的线条和精巧的体积——一张小桌子、一张小沙发就足够舒适实用。


透过表象,Ins风真正延续的是北欧风的精神内核:只吸引必要程度的目光,适度地呈现,可以在节制范围内练就更显优雅与简洁的美感。这一精神内核来源于“杨特定律”(Jante's Law),作为北欧人重要的生活观念与行为规范,它的十条戒律可以总结成一句话,“不要以为你很特别,不要以为你比别人优秀。”


Ins风在继承北欧风的基础上,还形成了自己重装饰而非装修的性格。比起大兴土木的吊顶、灯带乃至大理石地面,Ins风主要靠金属色的收纳篮子、放首饰的盘子、花花草草、墙上的装饰画、香薰等来实现自己独有的风格。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年轻人改造出租屋或者装饰自己的卧室时会选择这种风格。不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造和令人望而生畏的花销,满满地排一屋子小物件,美观又舒适。


照明是Ins风“装饰”性格的最好例证。小串灯是最具Ins风的照明用品,用法多样,可挂在墙上、缠绕在隔板上,亦可装进玻璃容器里成为一个发光的装饰品。装饰性极强的字母灯箱也倍受Ins风的青睐。你可以根据心情设计句子和图案,随意挑选组合字母片,将其按顺序插入插槽中,滑动调整距离,甚至可以直接在灯上用笔书写。而最能体现Ins风性格的当属羽毛灯,尽管落灰后很难打理,但铁艺灯架和羽毛灯罩的刚柔并济之美依旧受到追捧——哪怕不实用,也要美美哒。


火烈鸟与龟背竹的春天


Ins风之所以能脱离北欧风“另立门户”,与它在设计理念上的创新密切相关。首先是家具设计风格上的“网红气质”。不同于传统以木质为主的北欧风家具,Ins风带有浓厚的现代感和金属感。金色金属与白色搭配的家具是Ins风的心头好:金色的铁管椅子、金色桌腿白色桌面的梳妆台和茶几、金属收纳篮甚至金属灯罩的台灯,在Ins风家饰中都非常流行。


第二点创新是引入了火烈鸟、绿色热带植物等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设计元素。龟背竹根茎粗壮、生长在热带雨林,叶片硕大呈椭圆形,羽状深裂呈“龟甲”图案。小盆可放在矮柜上,大盆大叶可放在沙发旁,单片叶子直接插进花瓶里也是艺术感…… 这些元素为冰天雪地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带来了一股热带气息。在简约冷淡的北欧风里,热带风情如点睛之笔,增添了无限生机。


这种与传统意义上的北欧极简冷淡风并不相符的设计已经成为了新生的Ins风潮流。在北京五道口的花开藤蔓重庆火锅店,穿过欧式田园风的白色拱门,走进通体粉红的建筑,可以看到粉墙上挂着粉紫色的霓虹灯。上到二楼,满墙的粉色小方块瓷砖让人产生了置身某豪华浴室的错觉。长手长脚的粉红豹,各式各样热带植物的叶子,巨型的火烈鸟……


事实上,Ins风是火烈鸟元素的第二春。1957年,设计师Don Featherstone就突发奇想,把塑料火烈鸟作为园艺装饰推向市场,大获成功。当时一对塑料火烈鸟的售价仅为2.76美元,廉价易得的热带风情霎时间俘获了全美工薪阶层,家家户户都在门口草坪上插火烈鸟装饰。由于过于流行,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火烈鸟元素被看做流行文化中的极品垃圾,成为了平庸、毫无审美、随大流的代表,象征着无脑的中产阶级生活方式。


而如今火烈鸟元素搭载新生的Ins风潮流“重出江湖”,成为了“网红风”的必备元素,反映的也是时尚界的又一个轮回。只不过这一次,火烈鸟不再是廉价的平民装饰了,它代表着流行、年轻、反叛、消费主义、对社会主流价值的蔑视,以及怀旧。


火烈鸟与龟背竹形象在Ins风中的大获成功,验证了潮流形成的真正秘密——元素化。只要使用两个代表性元素就可以摇身变为Ins风大潮中的一员,让热带风情这一陌生而又遥远的臆想变成了唾手可得的可复制易传播的美学和社会意象,人们也借此得到某种心照不宣的快乐,何乐而不为?


粉色的胜利


火烈鸟和粉红豹借Ins风重回时尚巅峰的背后,实际上也折射了粉色的再度流行。对粉色的热爱与这场Ins风浪潮并驾齐驱,甚至逐渐融为一体,形成了一场实实在在的“粉色风暴”。


20141月,以诺曼·哥本哈根为首的北欧设计品牌推出了一系列粉色作品,打响了粉色进军Ins风的第一炮,从此Ins风就被打上了深深的粉色烙印。2014年上映的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从演员着装到道具布景都蒙着一层粉色。奇妙的是,这种色彩并没有让人觉得过分女性化,反而引起了更多男性对粉色的兴趣,成为了粉色中性化的契机。201512月,全球最权威的颜色研究机构Pantone(潘通)将千禧粉家族里的粉晶确定为2016年的年度流行色。


《纽约时报》给近几年刮起的粉色旋风起了个名字——Millennial Pink(千禧粉),并称它是“俗气而真诚,摩登又怀旧的颜色。”


千禧粉并不是一种特定的粉色,而是一系列粉色的总称。从茱萸粉到鲑鱼粉,加入了冷灰色调的粉色都称得上千禧粉。它们不同于芭比粉等亮粉色,而是更具有复古气息。另外,纯度的降低和更多灰调的加入,使千禧粉变得中性。


伴随互联网的发展长大的千禧一代,半数以上都认为颜色和性别没有必然联系。Pantone的执行董事谈到2016年的流行色“粉晶”时表示,这种颜色代表“刚与柔的平衡”。“人们通过它既能表现出自己的坚强,又能反映自己可爱的一面。”Millennial Pink的胜利是千禧一代对自我个性的宣告,是对传统在某种程度上的反叛与解构。


2018年,一家名叫eMarketer的分析公司发布数据称,Instagram的美国用户群体中有一半都属于千禧一代。如此看来,千禧粉占领Instagram,继而成为Ins风的一部分,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此可见,Ins风早已不仅仅是社交软件上的数十种滤镜风格了。它是一种兼容并包的潮流,将看似对立风格的元素融为一体,融合了北欧的清冷和热带的激情;它是平民主义策略的一次成功实践,让人人都可以零成本地搭建属于自己的“精致”世界;它向人们证明艺术是简单的、易得的、日常的、元素化的,而不是高深的、精英的、势利的、不真诚的。从那些被署名为“Ins风”的照片里,我们所窥见的,是这个时代对美和艺术的强烈渴求。


潘小乐、黄官才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