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防困指南

2019-10-28来源:清新时报


人生在世,逃不过吃喝拉撒睡,但生活,本就是追求欲望和克服欲望的过程。总有那么一些时候,尽管身体觉得已经要入睡,大脑却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展现出“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式的倔强。今天的广大学子,既有风油精清凉油乃至泰国八仙筒薄荷鼻通等中外神器,又可借基友们的一臂之力物理提神,而在现代以前的防困大舞台上,中西提神高手们也是各显神通,各式法宝你唱罢来我登场,虽则各家花样频出种类繁多,但万变不离其宗,也可大致归于三派。


一、自残派

有效度:四星

副作用度:三星

难度:两星

要求:只要向学的心够坚定,就没有什么能阻拦我

雒阳的那一夜分外寂静。

纺车在角落里沉寂。灶台上的锅里空空如也,没有半丝热气。晦涩难懂的《阴符》摆在身前,人体入睡的生理本能在叫嚣着它的不满。

苏秦正面临着一个今天无数学子依然会遇到的重要抉择——是睡觉,还是继续学习,这是一个问题。

有的人睡得晚起的也晚,有的人睡得晚就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学习。

之前的苏秦,虽然是鬼谷子门下名校毕业,但走出社会游历各国时却处处碰壁,最后耗尽钱财狼狈回乡。落魄的苏秦打开家门得到的不是来自家人的温暖和关心,而是讥笑,“妻不下纴,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

心有大志的苏秦翻遍家中书籍,最终选出《阴符》作为重振旗鼓的唯一指南,闭室苦读。为了获得尽可能多的读书时间,苏秦对自己的大腿下了手:每当感到困倦欲睡时,用锥刺大腿,有时甚至刺穿皮肤,血流至脚部。

对于苏秦来说,“不甘心睡”,是保持清醒不睡觉的原动力。



前有苏秦流血爆肝不低头,后有孙敬悬梁夜读手不释卷。作为与苏秦一同凭“悬梁刺股”在历史上留名千古的熬夜双璧,孙敬不但信仰纵横家学说,也信仰“疼痛清醒法”。大脑毕竟是精密仪器,像苏秦一样直接上手刺是不行的。嗜书如命的孙敬,为了看书常常不惜通宵达旦,将头发用绳子绑了拴在房梁上,通过低头时绳子牵动头皮时的疼痛抵抗睡意。

最是那一低头的放松,像一丛头发不胜拉扯的疼痛。

这世上本没有那么多保持清醒的法子,熬夜熬得多了,也就不怕掉发了。保持清醒是工具,而不是目的。在苏秦孙敬之后,千千万万个读书人,以苏秦孙敬为榜样,不怕猝死,不惧流血,不畏头秃,在“学富五车”“修身治国平天下”的大道上坚定地走下去。


二、理论派

有效度:两星半

副作用度:两星

难度:两星~四星

要求:最重要的是相信科学

在中国古人以刺锥为勤学典范、流血为境界时,12世纪的欧洲人却将“放血”视作养生之术,甚至带上了对人与世界本质思考的哲学意味。有思想的放血疗法,自然不能算作自残。西方放血疗法的理论基础源自古希腊的医圣希波克拉底和伽林,说人的生命依赖四种体液:血、粘液、黑胆汁和黄胆汁。这四种体液对应空气、水、土和火,即为亚里士多德声称构成世界万物的四大基本元素。

既然医圣都说血是人体中的“空气”,其重要程度也就不言而喻。在欧洲最早的医学院、有着“希波克拉底之城”美名的萨莱诺医学院里,医生们编写了一首有关健康的韵律,在这首歌中广泛推荐放血疗法,其中提神的作用可谓相当亮眼——

身体放血改新颜,

提神醒脑又亮眼,

思维清晰无悲愁,

运动内脏益睡眠,

听力敏锐精力旺,

声音洪亮每一天。

可见,欧洲人曾几乎将放血疗法视为万能治病手段,更不要说是小小的提神醒脑了。

中国亦不例外。传统中医以气血学说为理论基础,从穴位的角度提出了一套“按摩提神”理论。通常认为用手单独按摩头部两侧太阳穴、后脖颈风池穴和眉骨眉梢,或是三个穴位配合按摩,有利于缓解疲劳,提神醒脑。

而除了直接用手刺激穴位,梳头也是操作简单、无副作用、有效刺激的提神手段。《十梳歌》唱道:“一梳梳到尾, 二梳白发齐眉, 三梳儿孙满地, 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这既是对女子出嫁时的祝福,也蕴含着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合理的梳头方式不但能缓解疲劳,也能起到通过改善血液循环清醒头脑的功效。

内服加外敷,是中医治病的两种手段。自神农氏尝遍百草起,中国人就开始了借助植物草药提神的历程,人参便是最受青睐的药材之一。作为名贵药材之一,人参对人的中枢神经有兴奋作用,据宋代《图经本草》中记载,两个年纪、体力相当的人竞走五公里后,口含人参的人与不含人参的人相比,遥遥领先,气息不变,精神饱满,由此可见其提神功效。《红楼梦》中,贾瑞被凤姐设了相思局后,重病不起,“白日常倦”,只能靠贾代儒向王夫人讨要人参制成“独参汤”吊命。因为爱情而消减的精气神也要靠人参来抚慰缓和,其威力可见一斑。


凤姐只送了几钱人参渣末


三、兴奋派

有效度:三星

副作用:三星半~四星半

难度:四星

要求:只要我足够兴奋,睡意就追不上我

在热烈的夏季,也许翻滚的热浪会带来阵阵睡意,但一杯微醺的葡萄酒便可以扫去一切困倦,唤起热情去尽情拥抱欢笑。对于中世纪的欧洲人来说,葡萄酒的原材料不仅是葡萄,还可以是覆盆子、杏、草莓、石榴——一切属于夏天的馈赠,都能在时空的魔法下成为掌中的一杯绝妙提神饮品。奇妙的大自然为制酒人的工作带来了慷慨的回报,正如其名字显示,从残留的葡萄渣中诞生了意大利人的钟爱——果渣白兰地酒(格拉帕酒)。作为一种烈酒,它是农民们耕作后消除疲劳的慰藉,酒鬼们亦会将其与早餐一同享用,清醒一夜狂欢后混沌的大脑。

而欧洲大陆的另一端,与意大利相比气候略显阴沉的英国,在柯南道尔的笔下,伦敦贝克街221B的两位房客通过与格拉帕酒齐名的白兰地,屡次将那些被罪恶阴影纠缠的人们从昏迷晕厥中唤醒,除了他们的才干和能力,白兰地是最好的冷静剂,无愧“生命之水”的名号。

但真正将“酒精”与“提神”相联系的,定属苦艾酒。

“一杯苦艾酒和日落有什么区别?”

“喝下一瓶苦艾酒后,任何事物在你眼中都变成你想象的样子;而第二瓶后,你看什么,任何事物都不是你想象的样子;到最后,你会洞悉事物的真谛,而那将会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王尔德

除了王尔德之外,梵高、海明威,以及许多许多知名作家都曾为苦艾酒的神奇功效痴,为它狂,为它哐哐撞大墙。但这痴迷的原因却另有蹊跷——苦艾酒虽能提神,却也能致幻,因此这一奇妙发明被称为“绿色恶魔”长期被禁。但这禁品对一些人来说却是创造灵感的“绿色精灵”。清醒和癫狂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那些其余所谓致幻剂、兴奋剂,也曾被用来提神醒脑。看过《神探夏洛克》的人很难忘记第一集中从贝克街221B搜出的帮助夏洛克思考的尼古丁贴片。这可以算是对原著的改编——在《四签名》中,柯南道尔描写了福尔摩斯注射可卡因的细节——百分之七的溶液,为了使他在没有案子时提起精神,让他习惯高速运转的大脑在不思考时仍能保持兴奋。

使我兴奋者,唯正义与毒品。

诸如尼古丁、可卡因等物质能通过制造大脑的空虚感,给人自信,让人放松等虚假的幻觉,最后可能会因吸食而有成瘾的现象。对于吸烟成瘾的人们来说,不通过吸烟等方式摄入尼古丁反而会使他们精神萎靡。在民国时期,随着鸦片的引入,梨园中许多戏曲演员沾上鸦片瘾,不在唱戏开场前吸上一口便无精神上台表演,严重者甚至因吸鸦片误了开场,进而衍生出一系列如演员现场编词、临时救场的演员一炮而红之类的逸事,为梨园添上可笑可悲可叹的一笔。

虽然提神方法层出不穷,但是说到底,睡觉乃人之本能。正所谓春困夏乏秋盹冬眠,四季如梦。一时不睡一时爽,一直不睡火葬场。温和的提神方法虽然对身体损害不那么大,但效果自然不如激烈手段。但是所谓种种卓有成效的提神方法,无不是在与人体的身体本能作斗争,长期以往,终将有违天和。所谓睡起觉精神,要保持精神充足的最好方法——还是睡一觉啊。

(封面图为电影《红磨坊》中喝了苦艾酒后出现的绿色精灵幻觉)

黄意橦 丁欣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