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也会超能力?

2019-11-01来源:清新时报


在日本横滨市鹤见区十五番街的一间仓库里,太宰治和中岛敦四目相对,相顾无言。木窗外是蓝色的满月,把昏黑的室内映照得通亮。突然,中岛敦的身边闪起几圈光环。他痛苦地扭动起身子,用双手遮住他的脸庞。随后,他浑身的肌肉暴起,身上的衣服也被撑破,属于人的手变成了爪子,身体覆盖着斑纹的长毛,加上标志性的、独属肉食猛兽的犬齿——可以确定,大名鼎鼎的日本文学家中岛敦已然变成了一只月下的老虎。

他扑向面前的太宰治,厚重的虎掌拍碎了太宰治立身的木箱,碾烂了混凝土的地面。太宰治闪躲着,但很快被逼到了墙角。月下的凶兽一跃而起,张开下颚,正要咬断面前猎物的颈项时,太宰治却不慌不忙伸出他左手的食指,在指头触及猛虎鼻尖的一霎,方才还充满活力的凶兽,像失落的败军,动弹不能,渐渐变回人形,瘫倒在地上。

这是主打战斗的番剧《文豪野犬》第一季第一集的片段。虽然整个打斗过程不超过两分钟,但是初次见到文豪化身异能力战士的画面,加之帅气利落的画风与主角们人畜无害的姣好面容,仍然成功吸引了大量观众。截止到目前,这部由漫画改编而成的番剧已经连载三季,第三季更是斩获豆瓣8.9分的评价。

当文豪打破了既定印象中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形象时,一场天马行空的脑洞之旅,便已然展开。




作品赋予我异能

作为一部战斗番,《文豪野犬》最直接的吸引人的点,就是“文豪+异能力”的设定。首先,作品中出现的重要角色,几乎都以历史上曾经确实存在过的文豪的名字命名,比如日本的中岛敦、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夏目漱石等等;美国的有马克吐温、菲茨杰拉德、路易莎·梅、霍桑等等;俄国的作家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普希金等。不熟悉文豪大名的朋友们多少也听过他们的代表作,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等都是世界文学史上响当当的“名牌”。

然而剧中角色不仅是拥有这些文豪的姓名,还拥有与他们作品相关的超能力——在《文豪野犬》的设定中,被称为“异能力”。剧情中文豪的异能力名往往以他们的代表作(或与代表作相关的内容)命名:先前提到的太宰治在动画中的异能力名为“人间失格”,可以将触碰到的异能力者的异能无效化,而《人间失格》是现实世界中太宰治最有名的作品;化身为老虎的中岛敦异能力名为“月下兽”,其设定来源于日本作家中岛敦的小说《山月记》;将鲜血变成文字而加以操纵的能力“红字”属于霍桑——正如大家所知,《红字》是美国作家霍桑的大作。

不难看出,异能力的设定不仅是在名称上下足了功夫,在其具体的能力上也十分用心:《人间失格》中“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丧气,与“将其他异能力无效化”的能力一脉相通;《山月记》改编自中国明代《古今说海》中的《人虎传》,其中正有“人化作虎”的情节;至于《红字》中女主角因“通奸”被惩罚戴上“通奸”标志的红字A情节,也相应变成动漫中“将鲜血变成文字操纵”的能力。

当然,最用心的设定还是体现在动漫中人物的性格、身份和一些有趣的小细节上。譬如,动漫中太宰治在电话中将作家中原中也备注为“蛞蝓”,因为他们在真实世界的书信往来中正是这样称呼;动漫中尾崎红叶和泉镜花虽处不同阵营,但尾崎处处关照泉镜,这一设定应该与真实世界里尾崎红叶是泉镜花的老师一事有关;再有,动漫中霍桑是一个整天手捧圣经、宣传道义的牧师,设定应该取材于《红字》中的角色丁梅斯代尔牧师。从这些大大小小的情节中,可以看到动漫作者对这些文豪和他们的作品的研究和喜爱,这份用心也是《文豪野犬》能够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


颜值是最大的正义

《文豪野犬》中无论是对角色外形的设计,还是打斗场面的铺排,都可以说是上品。举例来说,开篇提到的太宰治就是一个长年穿着卡其色风衣,手上缠着绷带,留着一头微卷棕发的帅气男孩;被称作“大姐”的尾崎红叶,是一位爱穿和服,撑着纸伞,一头红色长发的好看阿姨;还有拿着可怖玩偶,斜带小礼帽,背着红色小挎包,头发一半黑一半白,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可爱梦野久作(原型为著有《脑髓地狱》的日本作家),无论男女老少,外型设计都非常符合人物性格。




此外,《文豪野犬》以男性角色为主,不知道是否是为了招徕女性粉丝,官方似乎也有意促成男男“cp”。相爱相杀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是名头曾经响彻横滨的“双黑”;总是拌嘴,时而干架的“新双黑”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带上粉丝滤镜甚至能从中看出“病娇”和“小可爱”之间的暧昧;被称作“孤剑客银狼”的福泽谕吉(原型为日本著名教育家)和喜欢萌妹“爱丽丝”的腹黑医生森鸥外,都已经是四十几岁的大叔,却依旧互相散发着成熟男性的魅力。由此衍生的同人等等层出不穷,足见《文豪野犬》粉丝们的活力和原作的吸引力。


用不同的方式守护所爱

对于一部基于现实设定的动漫,《文豪野犬》不仅仅凭借出色的人物设计取胜,它的情节和世界观设定同样可圈可点。《文豪野犬》从主角中岛敦发现自己的异能力引入,从而展开剧情。故事发生在有三大异能力组织地“横滨市”——徘徊在走私、黑道等等灰色地带的港口黑手党;承接活计、破解疑难、唯一获得政府许可的异能力组织武装侦探社;监视上面两个组织、大有渔翁得利态势的政府组织异能特务科。他们秉持着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立场;因为立场不同,信仰不同,他们行事的风格也不尽相同,却为着同一个目标在努力:守护自己心爱的横滨。

无论是第二季的对手美国异能组织“Guild”还是第三季的敌人俄国异能组织“死屋之鼠”,在面对外敌的时候,曾刀剑相向的侦探社和黑手党都会联合,共同面对困难,战胜城市的灾难。一般来说,黑手党杀人如麻、长干见不得光的勾当,理应处于“邪恶”面。但原作好像有意模糊善恶的界限,拿动漫中的人物太宰治举例子,他曾任黑手党干部,却最终离开组织,加入侦探社。他身上亦正亦邪的两面,和他不同常人的经历,让他成为人气最高的角色。太宰治这样一个人物的设计,似乎传达着作者对正邪界限的观点: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含糊其辞的,无论所谓正还是所谓邪,处在不同立场的人们,最后往往殊途同归,奔向一个终点。


野犬的成长

在漫画第36话中,太宰治对泉镜花说过一段话:“当人类的理想与现实不一致的时候,应该怎么办?每个人都在为了知晓正确的生存方式,而不停战斗。为何而战?要如何活下去?没有人会告诉你答案。我们能有的只是迷茫。向着水沟的深处,漫无目的地奔走。就像满身泥泞的‘野犬’一样。



《文豪野犬》是一个充满个性又令人费解的标题。如果说“文豪”是设定的灵感,那么“野犬”就是作者思想观点的隐喻。从漫画中太宰治对“野犬”二字的阐释,可以看到,作者把挣扎着寻找“意义”的人们,比作是在荒野上浑身泥泞的野狗,虽漫无目的,又在时刻战斗。虽然看似在表达一种对人生探索可能不会有结果的失望,但作品中却传递出一种截然不同的积极信念:也许人生根本没必要得到一个最终的、明确的答案,不断寻找、不断变化的探索过程,已经足够成为某种令人心安的“意义”。


作品中所有人物,都曾经因为迷茫,而有过放弃的念头,可就连一直扬言要自杀、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太宰治,都好好地活了整整三季。在历经三季动漫加上一部剧场版的故事发展后,观众会欣喜的发现,剧中角色正在迅速成长;他们同时也会为自己的改变,惊喜不已。

记者 | 陈善炜     责编 | 丁欣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