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x网易云“周杰伦千万版权”之争:付费听歌时代的音乐软件“市场争夺赛”

2019-12-10来源:清新时报


2019年1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腾讯音乐就周杰伦音乐版权案起诉网易云音乐的判决结果。网易云被判赔偿腾讯音乐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判决细节显示,在三年间,腾讯授权网易云的周杰伦音乐版权费从870万飙至1818.41万。

这场由周杰伦音乐版权而引起的两大音乐平台拉锯战,终于在法律依据下落下了帷幕,但音乐版权带来的持续效应仍更行更远还生。


云乍破月初升——音乐维权的伊始

在智能手机还未全然取代MP3的年代,“听歌”在中国大陆基本是一件零成本的娱乐,甚至在歌手的实体CD还没有发行时,网上就已然出现可以下载的高品质盗版音源。在那时,音乐等同于百度搜索后直接下载的那一个按钮,可以随时随地地收入囊中。人们脑海中没有“盗版”的概念,更不曾纠结过“版权”的问题。学生们口袋里揣着MP3,耳机里的周杰伦比老师讲课的声音清晰,大概就是人们最起初对于“听歌”的美好回忆。

音乐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变成了“随君采撷”的免费著作共享。虽然听众们乐见其成,但对于创作者们来说,却是个巨大的打击——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下载到本地的音乐,极大地冲击了实体CD的销售。为此,国家版权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在1992年共同成立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并发起过数次保护版权的倡议,却都无疾而终。

这一情况到2015年才得到了根本的改变。在这一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于2015年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重点整治盗版乱象,开启了中国数字音乐正版化的道路。

对于“版权”的强调如同投入水中的巨石一般,迅速在在线音乐市场引发了巨大的波澜,在线音乐平台也由此迎来了新一轮的“洗牌”。为了立足市场,各大音乐平台纷纷争夺当红歌手版权,以期收获更多的黏性用户。

除了争夺版权,“付费听歌”形式的出现也迫使各大音乐平台设计新的音乐共享模式,以此增强用户粘性、防止用户流失。音乐市场的竞争也因此愈加多元。




剪不断理还乱——版权之争的千头万绪

2016年至2019年的百度搜索指数榜单上,音乐软件搜索的前三名始终是qq音乐、网易云音乐和酷狗音乐,其排列次序不断轮换,市场关注度旗鼓相当。此三者分属的网易云和腾讯公司,是国内音乐平台的两大主力,在长期合作与竞争中相互制衡。为了避免垄断,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下,两公司达成互授权,共享99%的歌曲版权。

而那不互通的1%,则变成了双方暗中较劲的关键。

2018年,网易云先后和NBC环球娱乐日本有限公司、日本最大娱乐集团爱贝克斯(avex)达成独家音乐版权战略合作,获得知名动画电影《你的名字》音乐制作者RADWIMPS多张专辑,以及滨崎步、安室奈美惠等日本一流歌手的正版授权,似有成为国内日音第一平台的趋势。

腾讯也毫不示弱。早在2017年,腾讯就已坐拥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这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全部词曲和录音版权,只要肯充上会员,用户就可以畅享几乎所有欧美歌曲,而网易云方则不得不对一定数量的曲目使用转授权。

国内方面,华语流行曲库的“大满贯”向来是腾讯音乐的“镇店之宝”。TF Boys、火箭少女、鹿晗、吴亦凡……腾讯音乐几乎囊括了当今中国乐坛上大部分顶尖流量,更有五月天、周杰伦等流行音乐巨擘,成功将不同年龄阶段的歌迷悉数吸收为自己的用户。

由此,腾讯几乎占据了流行音乐的半壁江山。自2016年控股CMC公司以来,腾讯就同时坐拥QQ、酷狗、酷我三大音乐APP,所占市场份额达到了56%,几乎形成了垄断趋势。随着国家对IP知识产权逐渐重视,音乐网站的版权费用会增加,按月充值会员的用户往往还会遇到再次付费的情况,多少会引发用户流失。而坐拥3大APP的腾讯却可以借此形成规模效益,降低平均成本,有利于更好地达成版权合作,把更完备的音乐资源呈现给大众。

当竞争进入白热化,诉讼也就接踵而至。最近这起勉强结束的“周杰伦版权”事件,便是为争夺音乐版权和用户市场不择手段的案例之一。

2015年,腾讯将周杰伦音乐授权给网易云。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在音乐授权到期之日,公然将周杰伦音乐曲库进行“打包售卖”——据腾讯音乐律师称,网易云在收到腾讯音乐授权期限届满、应按协议及时下线相关歌曲的邮件后,“擅自伪造一张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假数字专辑”,鼓励用户购买,刻意混淆“付费下载单曲”和“付费数字专辑”的概念,在未经版权方允许的情况下,曲库到期后7小时仍在售卖,“企图通过上述侵权行为抢占用户市场及获取不法收益”。

网易云此举被不少网友激烈谴责为“圈钱400万,吃相很难看”,人们对于事发后网易云声明的“音乐服务用户”和“操作技术复杂”等理由也并不买账;原先其用户中的大批周杰伦粉丝更是出于愤怒或失望,纷纷卸载网易云转向腾讯,两大平台一时间烽烟四起。

尽管案件中披露出的细节显示自2015年至2018年的三段授权期间,腾讯授权网易云的杰威尔曲库(共808首)版权费由870万元增长至1818万元。呈指数函数趋势增长的版权费,确实增加了网易云购买转授权的难度,也让网友质疑,这是否是表面版权合作背后的一种变相垄断。但也有人指出,固然高额费用背后的商业目的若隐若现,正版与侵权之间的泾渭之别,却更是每作昭彰。




辅旧符以新桃——版权时代的新思路

音乐版权时代,手握版权的数量似乎成为了决定软件兴衰的关键。但事实证明,“购买版权”并非是在版权时代制胜的唯一途径。网易云音乐在2016年推出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便提供了一个绝妙的另类版权竞争手段——买不到版权,那便创造版权。

“石头计划”网易云用来培育版权的土壤之一。这个由网易云推出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之一,从推广资源、专辑投资、演出机会、赞赏开通、音乐培训、音乐人周边、音乐人指数体系七大方面对独立音乐人进行支持,为独立原创歌手提供了一个离梦想更进一步的可能。

而最近推出的第三季“摇滚季”,则迎合了近年来摇滚乐崛起的趋势,指向性明确。同时,网易表示,原创作品征集子计划将会让更多用户在更早的环节参与,并将引入更多音乐业内人士加入,以让音乐人从加入的初期就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成长,希望可以借此给小众音乐人提供支持和保护,从一个全新的层面开发出更有潜力的音乐版权市场。

事实证明,即使买不到足够的“大牌”版权,由原创歌手创造出的版权同样对用户有着吸引力。在前两年的两季“石头计划”中,已经崛起了一大批新兴的原创力量,譬如木小雅,其作品《可能否》于2018年5月在网易云上架,五个月播放量便超过七亿次,评论量达25万条;去年以来,平台又涌现出《再也没有》《白羊》《往后余生》《纸短情长》等众多播放量达数亿甚至超十亿的爆款原创作品,平台入驻音乐人数量也从2018年初的5万增长到目前的8万,扶持成果显著。

竞争并没有到此为止。当流行乐版权与原创小众歌手版权市场已经被划分好“势力范围”,腾讯又迅速挖掘到了另一个版权市场——音乐综艺。近年来,音乐综艺为人们提供了歌手同台竞赛的舞台,也推动了越来越多新生代音乐力量的出世,诞生了一首又一首耳熟能详的翻唱或原创歌曲,也为音乐市场提供了一块新的“蛋糕”。而QQ音乐则利用腾讯视频的“同门”优势,与热门音乐综艺如《歌手》、《梦想的声音》、《蒙面歌王》达成合作,互通有无。一份名为“《歌手》最全歌曲大合集”的歌单,QQ音乐播放量近千万;许多想要回顾某一首歌、又不愿在综艺的两小时进度条中辗转的观众,也纷纷前往QQ音乐的“MV”专区,找到并重温念念不忘的那“一首歌的时间”。

对音乐版权的强调催生了音乐软件的多元化发展,在你追我赶的竞争中,推动了小众独立音乐人版权的开发,使那些沉默的歌手们得以发声、发光;为抢夺市场份额而上架的音乐综艺原创音乐与翻唱作品,更是把收视率和收听量络合起来,催生新一轮音乐热情。




莫教踏碎琼瑶——情怀“软实力”的抗衡

毫无疑问,版权及版权开发作为“硬实力”,是音乐平台吸引用户的基本武器。但一如社会整体需求从物质文明转向精神文明,音乐共享的“软实力”创新也成为了平台重点研发的对象。让用户在自己的音乐平台建立社群、产生归属感,是新时代音乐软件竞争的关键之一。

网易云音乐是这一领域的先驱。它的评论区开创了音乐情感社群的先河,并逐渐从一个软件的内部功能,变成了一种集体的情怀消费。而情怀,恰恰是是当今社会巨大的消费驱动力。

网易云精准地抓住了音乐背后的情怀消费力。2017年3月20日,网易云联合杭港地铁展开“乐评专列:看见音乐的力量”活动,包下一整列杭州地铁1号线和江陵路地铁站,来展现精选出的85条乐评;2017年8月7日,网易云音乐联合农夫山泉推出了“乐瓶”,将精心筛选出的30条用户评论,印在4亿瓶饮用水瓶身,让每一瓶水携带上音乐与故事——

“创造宇宙生命的,不仅是水,还有故事。有水的星球不孤独,有故事的星球才完整。”

“我离天空最近的一次,是你把我高高举过你的肩头。”

“十年浮夸终成孤独患者,明年今日相约富士山下。”

“……”

音乐评论区已然成为网易云音乐的关键词汇。这一衍生音乐情感社区的成功证实了情怀背后的巨大消费潜力——当一个集体通过这种音乐延伸形式获得了心理的慰藉或寄托,为此付钱就不再是一种奢侈。音乐平台也就可以借此挖掘更大商业价值的最大化,某种程度上讲不失为一种互利共赢。。

一家得利,便迅速引来了别家的相仿相效。音乐软件们纷纷向“泛娱乐内容社区”的方向发展,以此来扩大经营范围,提高软件吸引力。

“听唱结合”是酷狗音乐主打的特色之一。为吸引用户,酷狗音乐自带k歌平台,一步实现从“听”到“唱”,而不必诉诸另外的APP;它还是音乐软件“直播”的领跑者,在多年前直播尚未全网风靡时,就开辟了主播直播界面,并将庄心妍等小有名气的歌手推进了众人的视野。

拥有相同东家的QQ音乐则充分发挥了腾讯QQ的社交优势,于2019年8月推出了“一起听”模块。人们可以选择与进入某个语音直播间,与主播和其他用户边欣赏音乐边交流体会;也可以通过QQ聊天界面的“一起听歌”,与选定好友同步在线听音乐。如果说,网易云的评论是让听众在别人的故事里看见自己,那么“一起听”则是与知己者在音乐中无言地共享同一种心情,让音乐搭建起跨越空间的桥梁,传达出不消多言的情谊。从正式上线至今的两个月中,#QQ音乐一起听#的微博话题讨论度一路攀升,阅读量也早已突破千万。


其实,不管是打情怀牌还是开拓泛娱乐化社区,音乐软件们所作的种种努力,都是为了让听众愿意消费、让自己的音乐软件值得这份消费。术业有专攻,音乐无高下。情感认同引燃的连锁效应,源于音乐,高于音乐,又最终将回归音乐。

可见,尽管版权付费让人们被迫在各大音乐软件每个月掏上那么几块钱充值会员,但它也暗中促进了各音乐平台的良性竞争,促使音乐软件在竞争中不断自我改善与创新发展,也让沦陷在正版好音乐与音乐情怀中的人们,不再纠结于版权的成本与数量。

记者 | 陶天野 责编 | 丁欣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