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L:资本、联盟、直播与它的江湖

2019-12-13来源:清新时报



G2在龙坑上观望,可惜霞已经将大龙收下。伴随着加里奥的“英雄登场”和船长的“加农炮幕”,FPX五人昂首挺向敌方高地,以3:0轻取对手,夺取了S9全球总决赛的冠军。这是继去年S8,IG战队夺冠之后,LPL赛区拿下的第二个冠军。

从小组赛开始,S9 一直是游戏玩家们关注的焦点。从小组赛的#RNG被淘汰##The shy和Ning握手#,到淘汰赛的#LPL内战##李相赫手抖#,相关话题屡屡登上热搜前十。EsportsCharts 的数据指出,S9半决赛 SKT vs G2 的观看峰值达到 390 万次,成为有史以来收视率最高的电子竞技比赛。

如果最近一个月你的朋友圈没有一条关于 S9 的消息,那你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一个“老年人”了。最近几年,英雄联盟联赛的影响力和收视率已经直逼像 NBA 这样的传统体育联赛。依托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的转播和大力宣传,粉丝和玩家在微博、贴吧的讨论和骂战,这个以草根文化为基础的部落正在逐渐发展壮大。休赛期关于选手们去向的讨论、比赛前的“商业互吹”和“垃圾话”,以及那些将来会被人们反复提及的“名场面”,使得这个圈子越来越像一个江湖。

但谁能想到,这个江湖的诞生,仅仅是10年之前的事情。


初期——筚路蓝缕

2011年9月22日,由美国拳头游戏(Roit Games)开发,腾讯代理的运营的 MOBA 类竞技网游 《英雄联盟》在中国公测。公测伊始便获得了许多好评,国服玩家激增。

有了魔兽争霸"人皇"李晓峰,DOTA伍声等优秀电竞选手的先例,各种俱乐部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技术高超,怀揣梦想的高端玩家纷纷加入俱乐部战队,坐着几十个小时的绿皮车,北上或南下参加职业比赛,成为最早期的一批英雄联盟职业选手。

当时最主要的赛事是由腾讯举办的城市英雄争霸赛(简称LUL) ,由全国28个城市,八个赛区,八个决赛地点实行淘汰赛制。前几轮的比赛都在线下网吧里举行,再到全省,全大区进行角逐,最后是全国性的总决赛。许多现在为人所熟知的队伍,如WE,IG,都是总决赛的常客。

虽然当时的很多比赛都有不菲的奖金,但毕竟僧多粥少,俱乐部除了奖金也没有其他的盈利手段。再加上人们心目中对于电子竞技的偏见,导致许多选手面临着生存和精神上的压力。

“当时WE的DOTA俱乐部跟我们在一个基地,但是我们是在客厅,5个人挤在刚好能容纳5台机器的地方。睡觉的地方在2楼,5个人一个房间,而平常的伙食由俱乐部请的阿姨负责。 ” WE“草莓”选手(魏汉冬)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然而这样的待遇已是最佳。当时的 WE 俱乐部是中国英雄联盟俱乐部的领头羊,“5人一个房间”已然是职业选手的最好待遇。更普遍的情况是,许多战绩优异的选手在小网吧里训练,拿着2000元不到的月薪,俱乐部不会给选手提供合同和保证,以至于老板拖欠工资甚至拿钱跑路的情况也是常有发生。而社会对这些选手的评价常常是 “沉迷游戏,不务正业”。许多优秀的选手选择退役,靠着开网店或是做视频来维持生计。


转机——资本进场

王思聪是这一局势的扭转者。2011年,王思聪归国,带着王健林给的5亿启动资金,强势插足电竞行业。他收购了因资金不足而濒临解散的DOTA战队CCM,改名为iG电子竞技俱乐部,并成立了LOL分部。随后强势挖角LGD战队Dota分部的5名选手,给了每人5万的转会费。这个数字对于当时月薪仅2000上下的电竞行业是毫无疑问的天价。除了基础工资,比赛奖金之外,IG还会对表现优异的选手给予额外的 “俱乐部奖金” ,据当时iG战队LOL分部队员笑笑(孙亚龙)回忆,王校长的助理曾经提着一麻袋人民币放在他们眼前:“夺冠就拿走,一人两万。” 这个数字,在2018年IG夺得S8冠军时变成了100万。

“我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的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王思聪在采访中的时候这样表示道。

王思聪成功改变了这个行业的命运。资本的注入,给混乱的电竞行业注入了大量的生命力。追随者王思聪的脚步,越来越多的富二代加入了电竞投资的行列:2012年华鼎集团丁俊创立VG俱乐部,2013年珠江商贸集团公子朱一航创办EDG俱乐部,中国稀土集团董事蒋泉龙之子蒋鑫创办Snake俱乐部等。

尽管这些富家子弟投资电竞基本都是出于对游戏的热爱,甚至有许多人不在乎俱乐部是否盈利。但这些资金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确实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职业选手的收入大大提高,训练环境和生活环境得到改善。很多战队都建立了自己的战队基地。正是有了这些因素的加持,选手们才能够毫无顾忌地在赛场上争夺胜利。

但与此同时,选手身价的提升也造成俱乐部之间恶性竞争的乱象。IG战队的CEO翼风也曾对选手转会费,俱乐部维护成本的激增,提出过意见:“两年前只需要100W预算就可以从零开始做出一支豪门俱乐部,成绩位列业内前三……可现在感觉如果是从零开始,得再加一个0才有可能迅速跻身豪门行列,叫得出名的选手身价已经平均突破6位数……为何如此可怕?”。人们不禁对这样的 “金元电竞” 发出疑问:当资本的热情冷却之后,电竞圈又到哪里去寻找新的发展动力呢?


发展——职业化和联盟化

尽管电竞未来发展之路尚不明晰,但不得不承认,如今电竞行业正在昂首阔步地前进着。2013年,依靠LUL的战队基础,腾讯成立了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简称LPL)。LPL整合了LUL中成绩优异的8支队伍,成为国内水平最高的英雄联盟赛事。

这意味着顶级的战队除了一年一度的LUL之外,还有许多日常的比赛可以打。频繁而激烈的赛事让顶级战队频繁出现在玩家们的视野中,收获了了大批的粉丝和流量,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也会吸引更多赞助商前来投资。

但更重要的是,LPL的成立使得英雄联盟电竞逐渐职业化和联盟化,走上了足球的五大联赛、篮球NBA曾经走过的道路。

LPL成立伊始,多数队伍由领队——教练——正式队员这种简单的结构组成,由领队安排训练与行程,教练指导队员训练与比赛。但在皇族战队S3和S4决赛相继被韩国战队淘汰之后,他们多变的战术与选手良好的战术素养让LPL的战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随着联盟的发展,LPL俱乐部被细化成负责人员任免,选手交易的管理团队,负责选手提高竞技状态,布置战术的竞技团队和负责战队宣传的商业化团队。

竞技团队也不只包含教练组。因为长时间坐在电脑前,选手常常会染上职业病,随队的队医和理疗师会负责选手的健康问题。RNG战队的UZI(简自豪)常年受手伤困扰,常常可以看见在比赛中场休息时战队理疗师为其按摩的情景。

2014年英雄联盟甲级职业联赛(简称LSPL)成立,随后被英雄联盟职业发展联赛(LDL)所取代,相当于LPL的次级联赛。许多LPL的战队都在LDL联赛中有自己的子战队。LDL战队作为LPL战队的预备军,给战队输送新鲜血液。这次在S9大放异彩的FPX战队的Tian(高天亮),Gimgoon(金韩泉)都曾有过一段在LDL或LSPL摸爬滚打的经历。

次级联赛的更下一层是LPL的青训体系,官方每年发布公告,邀请大量高段位的年轻选手,经过层层筛选之后统一参加选秀,签约LPL战队或LDL战队。电竞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在18-22岁,职业寿命普遍较短,导致战队选手迭代更新很快。所以搞好青训培养体系也成为了战队经营的重要一环。

电竞的职业化,其实也在逐渐改变着社会对于电竞的认识:选手们不再是“玩物丧志”的青少年,他们可以生活在正规的俱乐部基地,履行着严格科学的训练计划,从而不断提升自己,为了奖金和荣耀奋斗。职业选手的形象越来越接近职业运动员,值得接受人们的尊重和仰慕。


膨胀——产业链的完善

资本在最初进入英雄联盟圈时,虽说投资者热情很高,但俱乐部始终未找到有效的盈利手段。“在中国,一般的英雄联盟职业队伍是不赚钱的,皇族即使是拿了世界第二,目前依然未能取得太多盈利。商业活动的收入并不能抵消我们支出。”LOL视频制作者起小点(韩翔)在2013年末S3赛季结束时如是说。

在那时,一般的电竞俱乐部收入来源主要依靠赞助商的投资、战队淘宝店的业绩(卖战队周边)以及出席商业活动的推广费。在联赛总体知名度不高的情况下,最好的战队也只能勉强实现收支平衡。

2014年直播行业的异军突起,使得LPL这个干瘪的市场迅速膨胀起来。

这一年,直播内容出现垂直化发展,直播渠道从客户端转移到网页端。而游戏直播与PC直播的特点完美地契合。在此之前,很多英雄联盟高端玩家常常制作“第一视角”游戏视频,从而推广自己的淘宝店来维持生计。相比之下游戏直播的即时性、互动性和平台合同+礼物抽成的主播盈利模式,都是以前笨重的“视频模式”无法比拟的。退役选手和高端玩家纷纷做起了主播,许多战队与直播平台签约,达到“捆绑销售”的效果。据传2018年UZI春季赛夺冠之后,与虎牙签下了超过1亿的合约。

直播行业对电竞的推动也让从业者意识到:电竞产业想要发展,粉丝经济是很重要的一环。2017年4月,LPL决定推行“主客场制”的电竞改革计划,当时主要聚集在上海的俱乐部将逐渐迁移到全国各地;同年9月,正式公布3个主场城市为成都、杭州、重庆。设置主场的目的不仅仅在于赚取门票费,更重要的是拉近战队和粉丝的距离,培养本地化、黏性更高的粉丝。RNG战队的主场设立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在观众排队进场时工作人员会给粉丝发饮用水,主场的卫生间不仅有梳子和护手霜,还安装了电视机以防观众在上厕所时错过精彩瞬间。因为善于经营粉丝经济,再加上本身是全华班(由五个中国人组成的战队),RNG的粉丝数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他队伍。在全明星赛的粉丝投票中,常常出现RNG队员“霸榜”的情况。

与粉丝数增长同步的,是战队的变现能力。出征S9的RNG战队和IG战队,队服的手臂上都密密麻麻贴满了赞助商的标签。更有来自LJL赛区的DFM战队,队服的背面足足有17个赞助商的商标。S8总决赛IG夺冠后,即使被吐槽太贵,IG的队服还是被买到断货。


未来:续写传奇

有调查显示,一款网游的平均寿命在3到5年之间。作为一个已经历经10周年的游戏,LOL展现出来的热度和生命力让人感到惊讶。它仍然是国内最火的一款游戏,也不可否认它的最终命运会像曾经风靡一时的魔兽世界,星际争霸一样,逐渐走向衰亡。

但即使它倒下了,它对整个行业造成的影响,也会让后辈的游戏与玩家受益匪浅。这两年间手游联赛迅速地发展,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简称KPL)已经拥有了一大批粉丝。以后的电竞行业,会有越来越多的游戏沿着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竞争的地方,就会继续书写传奇。


记者 | 樊若雨 责编 | 丁欣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