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生的十二时辰

2020-04-30来源:清新时报


7:40

陈小帅的闹钟响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拿出手机打开支付宝,进入蚂蚁森林收能量,看到有位好友更早地把能量都收完了,她感到一阵气愤。

与此同时,郑小雨正在紫荆操场的台阶旁锻炼。此前,她已经在Keep上进行了连续30天无间断的运动,“我都没想到自己能坚持这么久,但我已经非常不想做了,”于是她把运动项目换成了国外十分流行的BBG(Bikini Body Guides,比基尼身材健身指南)。



7:55

甜甜从床上弹起来,两步迈到桌前打开电脑,踩着点进入《三维造型基础课》的线上课堂。这节课利用QQ共享屏幕进行,打开语音通话时,甜甜听到“唰唰”的特效声,紧接着是老师的询问,“谁的游戏还没关?”

“网课体验挺好的,不用化妆打扮,还能各种姿势听课。”在有些无聊的课上,她会打开keep做几组运动,运动后自拍一张面部特写,展示出老师要求的“微微出汗”状态,上传打卡阳光体育。

她今年是第一次集中住宿,“南区和紫荆研究生宿舍都打卡了,挺好。”不太好的体验是由于校门封锁,许多外卖配送员不知道只能从东南门登记入校,尽管她下单时特别备注,仍然时有外卖送到西北门让她去取的情况。

葛霄飞正在上本科最后一节必修课《科技英语写作》,除此之外她还选了一些未央计划的课程,如《腐败的政治经济学》和三节舞蹈课。尽管这些课不用在意学分,她仍然听得很认真,“毕竟是本科最后一学期了,想多听一些自己喜欢的课。”雨课堂使得她的现代舞蹈课打了折扣,没有宽阔的场地和镜子,也不能进行小组排演,只能自己在宿舍里凑活着练习。


9:00

安铂把手机支在卫生间的架子上,边洗漱边听BBC和CGTN,听到关于新冠肺炎的学术名词她会刻意积累下来。

学校有段时间不让出入实验室,郑小雨养的Hela细胞全死了。她打开实验室的门,继续分子生物学实验。手机里课题组的同学提醒她一个人做实验要注意用水用电安全。她从平板上挑出几个菌斑进行培养,在直到下午进行提取实验前的这段漫长等待里,她打开python课程自学。


10:00

陈小帅设置的几个闹钟陆陆续续响起来,她每天会按时提醒其他带班助理一起更新学生健康和出行情况的日报,整理出班级的日报情况后,通知还没有日报的同学及时完成。在此过程中,她打开B站继续看《犬夜叉》。疫情给了她更多时间回顾童年,重温经典,她已经看完了《上错花轿嫁对郎》和《夏目友人帐》。

她会抽空给家庭群里发有关新冠肺炎的新闻,更新疫情进展,以此引起父母的重视。


12:00

安铂的午饭是在蜜逃(店铺名)点的沙拉和健身餐外卖,把每天的热量摄入控制在1500卡路里。她抗糖,偶尔会用水果和罗汉果代糖来解馋。“我经常会自己问自己,是因为身体需要才想吃,还是只是因为嘴馋?”

甜甜很少去食堂吃饭,她在手机美团的界面来回地翻,连续点了两个月外卖之后,她开始把目光聚集在价钱比较便宜的选项上。“经常想吃辣的,麻辣烫最常点,感觉我需要刺激。”


14:00

葛霄飞还在忙着张罗她的实验室“营业”任务。由于疫情,她所在专业的毕业设计多改为了综述论文,但她和导师商量后决定利用学校的实验室资源完成毕设。老师购买的仪器,-80冰箱,灭菌锅,制冰机和超净台等陆续到了,她边收货边协调工程师,遇到工程师不在京或被隔离的,只能在线上指导的情况下自己安装。


16:00

写了一整天的毕业论文之后,安铂开始进行日常锻炼。今天是“臀腿深蹲日”,健身计划上有深蹲、跪姿深蹲、剪蹲、箭步蹲、坐立起、侧踢、外展和悬垂等,十二个动作为一组,做五到六组。她最近在关注Facebook上一个叫Chrisheria的自重训练博主。有氧训练的日子她会到校园里跑4000~5000米,有一次外面下雪,她就在宿舍楼道里来回做蛙跳。


16:30

因为学校实行了一定程度的隔离,郑小雨只好在南门口把样品交给公司的人。一个人在学堂路上骑着车,心情随着耳机里传来的故事情节而起伏。在苍茫的黄土高原大地上有着一群小小的人物,孙少安站在高高的山顶上,听着天地间千回百转的信天游,他沉默地祭奠一段青梅竹马之情。郑小雨会落泪,她以前不知道自己会被这种农民对土地的感情,或是纯朴的爱情和悲痛的无奈而打动至此。

她有时感到焦虑,怕自己会浪费生命,假期对她来说,是个养成好习惯的绝佳机会,有种“闭关修炼的感觉”。她加入了一个口语打卡群,重读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为时隔九年重温的动画《Fate/Zero》写影评,“少年韦伯选择成为征服王的臣子,这个结局稍显遗憾。在这个人类自我意识进一步觉醒的时代,其实他能做的远不止这些。不过对于少年人嘛,变化才是永恒的。”

她觉得有点魔幻,校外肺炎当道兵荒马乱,校内平平稳稳甚至还有点清闲自在。“我不喜欢看朋友圈里大家群情激愤地转发,人很容易被舆论诱导,在这种信息的裹挟中增加焦虑。我会刻意让自己远离,疫情的消息也会理性地看。”


17:00

“今天又被老板奴役了”的陈小帅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正在进行线上语音会议的电脑屏幕放在床头,上床进行拉伸。

如果工作结束得早,她就会去清芬吃晚饭,一进门就能听到循环播放的“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为了您和他人的健康,请您戴好口罩,配合体温检测……”在这个假期里,她明显感觉到生活的节奏慢了下来,她养成了记录生活的习惯,一日三餐拍照打卡。一次拍照时她发现清芬的盘子上“清华大学”字样印反了。“这是一个很深的体会,不仅提高了独处能力,而且更加珍惜和热爱生活。”

饭后,她走到情人坡旁看腊梅。在一场雪后经过,“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句诗,”寻着花香,她第一次在校园里看见了腊梅,此后,见证了从只有几株到花朵全部绽放的过程。


21:00

由于今天的运动量比较足,安铂喝了杯牛奶进行补充。她和家人视频聊天,往往谈一些跟疫情无关的,以免给他们制造压力。家人春节到湖北走亲戚,没赶上封城,现在还滞留在潜江。妈妈向她抱怨和姥姥互相嫌弃,她给妈妈推荐《无耻家庭》《战略特情组》。疫情刚显现的时候,安铂有想过国内形势不太好或许可以出国,但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联系得如此紧密,心里有一种家人在哪我就要在哪的想法。”

她不太看关于疫情的新闻,“刚过完年,有的人就没了,”她觉得难以想象。


22:00

甜甜一气之下卸载了知乎。“永居权”风波后,知乎里那些关于中国男孩和中国女孩的言论看得她心烦意乱,朋友圈里妈妈也跟风开骂,击溃了她的心理防线。她没有告诉妈妈自己有一个在阿拉伯语课上认识的巴基斯坦男友。

她的窗台上放着帮朋友照顾的鱼,在集中住宿期间搬了两次宿舍后,十几条鱼现在还剩下三条,一条黑色金鱼,两条观背青鳉。


23:58

陈小帅一天里的最后一个闹钟响了,她打开支付宝把一天的步数捐出去。这是一件对她来说极其重要的事,“一方面督促自己多运动,不要太肥宅,另一方面每天定时捐步数感觉很有价值。”她已经走完了西湖玫瑰线,武汉加油线,一号线和北京奥森公园线,现在正在走港珠澳大桥线。


2:00

甜甜和三个时区之外的男友互道晚安,伴着窗外璀璨的夜景入眠。

​记者|韩瑞瑞 美编|潘欣怡 责编|张霆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