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教育学子奖获奖者杨洁在第二届颁奖仪式上的发言

2018-04-18来源: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爱的老师、同学们:

大家好!

我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4级研究生杨洁。今天,站在这里,荣获这项以我最敬爱的老院长范爷爷之名命名的奖项,我感到非常幸运,也十分忐忑。荣幸的是自己目前为止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而忐忑则是担心未来的自己会不会不够优秀而愧对今日这份沉甸甸的荣耀。

四年前,我入学不久,便惊闻范爷爷去世的噩耗,不能亲耳聆听范爷爷的谆谆教诲,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那段时间,很多同学,包括我在内都处于对新闻专业的迷茫和不适应之中,是范爷爷的人生经历给了我不少启示。为了梦想一鼓作气离家北上,不畏艰苦百折不挠九死不悔。当我在一篇篇缅怀范爷爷的文章中读到他的故事,我深深得感动了。我开始相信这份让范爷爷眷恋终生并许以来世的新闻事业也能带给我与众不同的精彩。我不应该就此错过。

四年时光,是新闻教会我无畏和坦然。

在《清新时报》从小记者到执行总编,这份范爷爷亲笔题名的报纸带给我大学里最刻骨铭心的锤炼和最美好的记忆。一开始的“记者生涯”并不顺利。我难以克服与人打交道的紧张不安,尽管采访提纲是反复斟酌,但一开口就想落荒而逃。四年的磨砺让我逐渐跨越内心的屏障。尽管之后每一次采访仍然要准备万全才有勇气开口,但至少我认真坦然地与校长、政府官员、企业家、院士科学家等等不同身份的采访对象交流沟通。

大四的专业实习,我千方百计地申请去财新传媒,也确实体验了一把调查记者的暗访经历。接到有关京郊污泥非法倾倒现象的举报消息,编辑老师派我跟随视频组记者拍摄记录。第一次跟线人接头拍摄,我竟紧张地把手套不小心丢在现场,后来我们又跑遍房山、顺义、通州,直至深夜,场面触目惊心。

也许是那次经历壮了胆子,毕业前,我实现了目前为止对自己勇气的最大突破,一个人奔赴人生地不熟的内蒙古待了一个月,做煤制气环境影响的调查报道。回想起来整个过程也是充满各种“有惊无险”。在赤峰克什克腾旗我遭遇工厂停产采访不顺,站在荒凉街头茫然四顾,早春夹杂着砂石的凛冽寒风吹得人脸颊生疼,一时间沮丧得想哭;在鄂尔多斯乌审旗浩勒报吉也就是神华煤制油水源地采访结束,天色渐晚却怎么也打不到车,苦等四十分钟才等来一辆好心的顺风车……我由衷感激这些经历,让我挑战了“四平八稳”的自己,从此我会更有自信去面对未来的更多挑战。

四年时光,是新闻给予我热忱和激情。

2012年7·21北京特大暴雨那晚,我正好在央视《看见》栏目实习,回清华的必经之路莲花桥下汹涌成海,不得不困在办公室整整一夜。刷着铺天盖地的微博和现场报道,我从未感到自己离一场灾难、离新闻现场如此之近。暴雨无情地揭开这所城市的华丽外表,那些选择来这座城市实现梦想但不得不蜗居地下的人们遭受了最无情直接的打击,他们被称为“鼠族”,突如其来的暴雨逼迫他们浮出了水面。

后来,我争取到了助理拍摄“雨后鼠族”这期节目的机会。发现我们的拍摄对象时,他正在广渠门一个小区的地下室泥水里捡他的调酒用具。这个来自贵州的22岁小伙一直在北京学调酒,好不容易打工挣钱买来的电脑还有很多书籍和笔记通通淹没在大水中。暴雨过后,他在北京城乡结合部垡头找了一间房子,附近就是垃圾场,盛夏天气蚊蝇漫天,环境十分恶劣。即便如此,每月的租金还比住地下室多200块钱——这就是看得到阳光的代价。

我们的拍摄从他搬家开始。连续一周跟随他的脚步,也跟随去了他的调酒学校。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瘦弱单薄的青年在练习花式调酒时一扫暴雨带来的忧郁,每一个动作都充满自信。即便背井离乡,即便突遭灾难,即便已经接近身无分文,他仍然梦想能有一天成为中国的调酒王子。

当他望着前方举重若轻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时间被他对梦想的坚持和笃定深深感动。虽然每天都要在西四环和东五环之间奔波,但整个过程我甘之如饴。我想我的热忱便来源于新闻所能带给我的这种感动。

四年时光,新闻要求我提高学习能力不断追求新知。

范爷爷是名副其实的大师,广博丰厚的学识是他从事新闻工作的灵感之源。做一个优秀的新闻人,打造自己知识的富矿必不可少。

记得在财新做转基因争议的时候,为了梳理转基因数十年来的争议要点,除采访专家之外,还必须阅读大量的专业论文。那时候我整个神经都分外敏感,在路边瞄到一个“转基因话题论坛”的海报便迅速报了名,去了北大才知道,这只是个十几个人的小规模沙龙,自己尴尬地成为在场唯一一个来自隔壁的学生,还是唯一一个文科生。

其实很多时候我很困惑,在财经媒体实习,分析报表的时候,我就希望自己是经济学出身;做环境科技报道,被大量看不懂的文献论文弄得云里雾里心烦意乱的时候,我就渴望化身果壳青年科学达人;如今又赶上大数据时代互联网思维,如果懂计算机会编程码代码做个互动网页数据可视化会比写调查报道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如此想来,单纯学新闻的我们做新闻还有什么优势呢?

这个问题一度让我纠结很久,但是我想,新闻给了我做新闻的初心。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机会,我还是会选择新闻。如今资源开放,我情愿花十倍的努力去自行学习其他的知识,但如果换作别的学科,我可能便会与新闻擦身而过,没有机会感受新闻所带给人心潮澎湃的魅力。感谢学院师长教会我许多,我有幸遇到了新闻,有幸可以将它作为未来追寻奋斗的事业。

如今媒介形式、媒体环境千变万化,传统媒体和传统媒体人都经历着转型焦虑,这是几次实习下来的切身体会,但我觉得新媒体时代的新闻人所应具备的素质还是像范爷爷说的那样,因为人们对有质量有价值的信息需求不变,人们仍然愿意去倾听一个好的故事,去接受新的知识,了解事实的真相。需要改变的也许是传播方式,是对受众心理和需求更精准理解,让好作品好内容在新媒体时代中也广受欢迎。

不知大家是否看过《新闻编辑室》这部美剧,在第一集里,新来的女制片人Mac对一度颓废快要放弃新闻理想的主播Will讲了这样一番话,在这里我摘引做结——

“你在走下坡路,你害怕失去观众,你想尽一切办法来挽回他们,只差用3D技术来拍新闻。我宁愿为100个观众播出一档好节目,也不愿为100万观众播出差节目。谁说好新闻就不会受欢迎?我们就要做真实的好新闻,并且还要让它受欢迎!除非你认为绝大部分公民都愚蠢至极。我不这样认为,所以,给我机会,让我证明!”

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